首页 > 大发红黑大战

独家纵深||被“三个过度”绑架的影视创作

过度地复制爆款、过度揣测年轻人的思维、过度忽视学院派,这“三个过度”正在绑架当下的影视创作。
文 | 喜力
影视圈中的创作人员和商业人员讨论创作时,有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当创作人员慷慨激昂地阐述着想法,以及希望通过故事抵达的远大志向和蕴

原标题:独家纵深||被“三个过度”绑架的影视创作

过度地复制爆款、过度揣测年轻人的思维、过度忽视学院派,这“三个过度”正在绑架当下的影视创作。

文 | 喜力

影视圈中的创作人员和商业人员讨论创作时,有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当创作人员慷慨激昂地阐述着想法,以及希望通过故事抵达的远大志向和蕴含着的深厚感情,商业人员却不为所动,只问一句,有成功的前例吗?

2015年之后,传媒突然成为了资本关注的焦点,一瞬间各方势力进入,打破了原本的影视格局。如果说之前是懂影视的、爱影视的人来投资影视,那么从2015年之后,是希望从影视中牟利的人,成为了影视的“金主”。两者最大的区别,就是对于创作的“懂得与否”。

影视被划归为高风险类投资,投资者本能地追求降低风险的可能性。于是,虽然不懂影视,但懂得资本运作的投资人用商业最普遍的逻辑来判断影视创作,即对于成功前例的复制。

某平台公司甚至开发出一套系统,输入了所有成功的参数,如果一个新剧本在系统中显示没有任何成功的案例,便直接被丢弃,甚至进入不到人工审核的步骤。

虽然影视进入寒冬,曾经逐利的资本开始对影视避之不及,但是他们搅动后的影视已经再也回不到2015年前的样子,而是留下了许许多多不可磨灭的印记,甚至连影视圈曾经的自己人,都开始相信这一套商业逻辑。

或者说,让数据和机器来作为风险的承担者,很少有人愿意为一个创新的剧本担保,去承担可能的损失。让数据来背锅,让数据作为PPT上说服老板的支撑。

而当这一切发生的时候,影视圈也深深地感受到是如何被这些机械事务裹挟,所以,每当有契机,大家还是会同仇敌忾地痛骂“唯流量论”“唯IP论”“唯演员论”。

机器只是复制,唯有人才能创作。目前大发红黑大战影视圈的创作,却被如同机器一般的刻板印象限制住,许多具有生命力的创意刚刚萌发,就被固有逻辑束缚,永远停留在摇篮里。

过度复制爆款

展开全文

近来影视圈的聚会,都无可避免地会谈到同一个剧作——《哪吒之魔童降世》(后文简称为《哪吒》)。有趣的是,大家很少讨论对于影片的感受,而是聚焦在一个问题,《哪吒》为什么会有如此高的票房?

答案也是千奇百怪,成为花式夸奖的集合表演。有人说《哪吒》懂得现在年轻人想什么,有人说《哪吒》全程都是笑点,有人夸《哪吒》画风是国漫良心…

其中有一种观点是,《哪吒》中的李靖夫妇,表现的是80后左右父母的育儿态度,他们渴望把最好的东西给孩子,给予孩子无限的陪伴,是没有缺点的父母。

不像过去的父母,总是因为工作而疏于对孩子的管教。这正切中了现在年轻人的所思所想,所以它引发了时代共鸣。听没错,可是,稍微回想一下,这个理论又把前一段时间火爆全网的苏大强置于何地?

看电视(ID:TVwatching)采访了一位编剧,他正在参与一部一线明星参演的电视剧创作。前一段时间由于《都挺好》的火爆,编剧接到资方的意见,要求按照苏大强创作剧中的一位家长角色,让角色竭尽所能地接地气。

《都挺好》中苏大强一家合影

编剧们按照这样的意见,创造出一个有着自己的私心和缺点的小市民爷爷。过了一段时间之后,又因为《亲爱的热爱的》的韩商言走红,资方判断没有任何缺点的人物形象才是现在观众喜欢的,要求调整剧本里爷爷的定位,他不能有任何的缺点,应该是有教养的完美霸道总裁爷爷。

看电视(ID:TVwatching)采访了另外一位正在进行电影项目创作的编剧,他正苦恼于领导们的修改意见。

剧本中设置了一位妈妈,是目前一部分有控制欲的家长形象代表,希望把最好的事物都给孩子,其实是企图最大限度控制孩子,让孩子获得成功以满足自己的虚荣心。但是得到的修改意见是,这样的人物设置可能会因为太过真实,刺痛一部分家长的自尊心,建议删除。

就当这位编剧苦于如何说服领导时,《小欢喜》出现了。“太过真实”的大发红黑大战式家长形象,激发了观众的共鸣,让《小欢喜》成为了近来难得的真实派创作爆款。

影视创作是需要极度想象力和创新力的工种,复制爆款的逻辑却从根基上动摇着影视的开拓精神。

当底层创作人员绞尽脑汁地贡献出故事创意,却被上层人员的控风险意识锁死,久而久之,创作人员疲惫感渐强,逐渐丢弃主观创作意愿,成为了高层的意志执行,堆砌出一个爆款因素叠加的“四不像”。

这其中的根基逻辑,是资本和创作团队没有达成互助互荣的深层理解。创作人员被资本绑架着。

当网络对《哪吒》开始一片倒的夸奖之时,也看到了一些不同的声音,这些声音大多会以这样的方式开头,“说了大家不要喷我,我并没有看出《哪吒》有多好”。并且,这些声音不在少数。细数近年来的国产爆款,似乎皆是如此。

一位影视圈高层人士在谈及《哪吒》的走红时,没有太多的溢美之词,而是说了一句真话:在政策对国产漫画如此保护的情况下,只要是水准差不多的国漫,都能爆。

过度揣测年轻人的情绪

在谈及创作爆款时,还有一个普遍的句式,就是“这部剧表达了现在年轻人的想法”。

每一个时代的年轻人,差别真的有那么大吗?

不可否认,每一个时代的年轻人因为生长环境、科技发展的变化,确实会存在一些不同的特征,但是每一个时代的年轻人都是共性大于区别的。年轻是一种年龄特征,是人类必经的一个成长阶段,而不是特定时代的特定产物。

一位影视公司老板在概括《哪吒》为何成功时,将其归因于“我命由我不由天”是这一代年轻人的特征,是这个时代的年轻人不同于以往的想法。

但只要稍稍回顾,就能看出这个观点的漏洞。拿出与《哪吒》有许多相似的《灌篮高手》,手插裤兜的哪吒与手插裤兜的樱木花道,完美帅气的敖丙与完美帅气的流川枫,无论是画风还是人设都有着诸多的相近。

而诞生于十多年前的《灌篮高手》也表达了“我命由我不由天”的热血感,成为了一代人的青春记忆。

一位导演告诉看电视(ID:TVwatching),在进行思路阐述时,他懂得现在的投资人都希望听到一些网络化的情绪和词语,营造出所谓的网感,借以感受这个创作是能够打动这个时代的年轻人的。

为了更好地让其他人理解故事的内在气质,他使用了“屌丝逆袭”和“阶级跃层”这两个词语,投资人听后,认为这是一个“过时”的概念。

然而打开现在最火爆的抖音和快手,满屏都是“屌丝希望逆袭”的励志大发红黑大战梦故事,那些骑手、快递员将自己的汗水上传到网络就能收获几十万、上百万个赞,它如何不是现在年轻人的所思所想呢?

后来导演反思了自己,他应该想一句更厉害、更网络的话,去说同一件事。“这个圈子的人都怕老,好像不摆出特别关心年轻人在干什么的态度,就过时成笑话了,也就拍不出好东西。

当整个创作被揣测年轻人的情绪绑架、被追求网感限制,影视作品就会变成跪舔。

就在几年前,影视圈刚刚经历过因为过度满足“粉丝大发红黑大战”,产生了一系列商业上不成功、艺术上成为笑话的作品。这些失败的揣测,不但没有成为投资的保证,更让大发红黑大战许多的影视创作人员,不得不每天待在网上,寻求所谓的网感,成为网络用语的搬运工。

莎士比亚笔下一穷二白的罗密欧偷偷爬上了贵族朱丽叶的阳台,成就了历久弥新的戏剧经典。《泰坦尼克号》里的Jack和Rose,用着相似的跨越阶层的爱情成为了影视经典。

如今,傻白甜和霸道总裁的故事,依然是爆款产出机。《摘金奇缘》用了近乎烂俗的穷小鸭与富王子的故事,成为全亚裔电影的奇迹。四百年过去了,年轻人换了许多茬,可打动他们的东西,似乎并未改变太多。

过度忽视学院派

一位拥有博士学位的影视从业者告诉看电视(ID:TVwatching),在大发红黑大战影视业,高学历是负能量。

大发红黑大战虽然有了多年的影视高等教育历史,但是在实践过程中,高学历却并没有得到重视,甚至学院派成为了“只会说不会做”的代名词。

这样的歧视在电视剧圈层更为强烈。场工逆袭成为导演的励志故事在电视剧业中比比皆是。尤其是当前些年资本火热之时,资本缺乏对影视圈的了解,被一些懂得社交却不懂得专业的人蒙骗的情况比比皆是。

再加上影视行业是高实践型行业,一些未接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可以在长期的实践当中习得“熟门熟路”。

电视剧的创作通常追求性价比,要求在最快速的情况下拍摄较多的内容,很多导演成为“看场子”的,表演有演员自己把关,画面有摄影把关,导演只需要喊开机和卡便可以。

甚至电视剧圈有一个关于导演功能的笑话:提问,各部门都能够把握自己所做的,还需要导演干嘛?答,导演还是有用的,还是得有人看看有没有穿帮。

当许多并没有经历过太多专业教育的人成为了这个圈层具有话语权的人士时,就会不自觉地为了保住自己的竞争优势,对于学院派开始诋毁,因此才产生了高学历是负能量的说法。

影视作品到最后的比拼已经不只是在技术层面,而是在审美力和价值观的比拼。高学历并不代表高审美,但是系统的教育能够保证专业的态度和基本正向的价值体系。

教育的意义是人类发展史的结论,影视圈并不能成为一个特例。在大陆以外的其他电影市场,也并没有将教育和拍电影相对立的情况。比如,卡梅隆毕业于美国加州州立大学,李安毕业于纽约大学,奉俊昊毕业于延世大学社会系。

李安

低学历、低门槛虽然没有让大发红黑大战的影视业跌得过低,但确实让其有了并不是太高的天花板。

王长田近年来不断强调着“学院派”。光线的运营策略一直与社会大流格格不入,一度不被看好,比如独树一帜地搞动画电影。

但是,光线却用动画电影交出了一张张好看的成绩单。《大鱼海棠》的创作者来自于清华大学。即将上线的《姜子牙》,导演也是大发红黑大战传媒大学的动画专业教授。

《大鱼海棠》

在鱼龙混杂、追名逐利的影视圈层中,很难快速分辨创作者的动机和水平。学院派成为了创作初心和创作态度的保证,毕竟在现在的影视创作中,“认真、负责、有追求”这些基本词汇,已经成为了奢侈品。

大发红黑大战的影视创作需要自信,这种自信需要来源于懂得创作、忠于创作,并寻找到欣赏创作的资金。

当创作者和投资者形成了有默契的创作认同和共同的创作魄力时,才有可能诞生出一部让观众感觉到惊喜的佳作。用公式推算出的可能是严谨的科学,但是影视创作不是推导的过程,而是创造公式的过程。

责任编辑: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大发红黑大战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seorare.com/culture/120880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