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大发红黑大战

原创 《水浒传》中的小人物唐牛和郓哥

唐牛和郓哥都是社会底层小人物,都是影响这故事情节必不可少的人物,也是行动元一致的人物。
唐牛是郓城县卖糟腌的唐二哥,常在街上帮闲,宋江曾经资助过他,给他几贯钱用,他就欢喜不尽。宋江杀阎婆惜的当晚,唐牛赌钱输了,找到阎婆惜处,和宋江一起编谎

原标题:《水浒传》中的小人物唐牛和郓哥

唐牛和郓哥都是社会底层小人物,都是影响这故事情节必不可少的人物,也是行动元一致的人物。

唐牛是郓城县卖糟腌的唐二哥,常在街上帮闲,宋江曾经资助过他,给他几贯钱用,他就欢喜不尽。宋江杀阎婆惜的当晚,唐牛赌钱输了,找到阎婆惜处,和宋江一起编谎话,说县里有公务,要宋江走。宋江和阎婆惜正没话说,十分尴尬。好不容易盼来了救兵,却被阎婆惜的母亲阎婆看穿。阎婆叉着唐牛的脖子把他弄下楼,还在唐牛的脸上打了两巴掌。唐牛怀恨在心,等宋江杀了阎婆惜,阎婆在县衙门口扯住宋江时,唐牛出场了。他要报那两巴掌之仇,他掰开阎婆的手,放走宋江,还打了阎婆一巴掌,却被阎婆拖住,不得走开。整个事件中,唐牛是关节人物,没有他故事就成不了了。宋江周济他,他又受了阎婆的气,在宋江不得脱身时,他及时出手,既是报恩,也是报仇。没有他这样的人物,宋江杀人后就脱不了身,很可能会被关进大牢。所以,唐牛是推动故事情节发展的人物,也是故事起承转合的关键人物。

和唐牛人物形象类似的就是郓哥。郓哥之所以叫郓哥是因为有那做军的在郓州生得他,他年轻,只有十五六岁,靠在许多酒店卖些时新果品为生,经常接受西门庆打发他的盘缠。他提着一篮雪梨找西门庆,本指望得些钱养活老爹,却招来王婆一顿打。王婆叉住他,在他的头上打了一头的疙瘩,还把他的雪梨扔得满街乱滚。郓哥愤怒了,把西门庆和潘金莲通奸的事告诉了武大郎,同时还吃了武大郎请的酒肉,得了武大郎的几贯钱。他出的主意,第二天他让武大郎假意卖烧饼,等他看到西门庆和潘金莲钻进王婆家的时候,叫上武大郎。他在门前叫骂,顶住王婆,让武大郎抽空子去捉奸。只不过,武大郎被西门庆踢了心口,吐了血。武松回来的时候,给了郓哥五两银子,还许给他事成之后再给他十四五两银子。郓哥就把怎么带武大郎捉奸的前前后后给武松说了,还说可以到县衙作证。郓哥在整个故事之中是关节性人物,他的出现和唐牛一样,推动情节发展,也让故事情节摇曳多姿。郓哥比唐牛的形象更加丰满,不仅和王婆打起来,而且还给武大郎透露风声,他出的主意去捉奸。虽然没捉成,武大郎被奸夫害了,但在武松报仇时,他还是出了一些力气的。

展开全文

唐牛好赌,受宋江一些钱财,觉得要替宋江办些事。当他赌性不改输了钱的时候,又去找宋江,惹出一段是非来。宋江本就不是什么良善之辈,他明为押司,暗里私通杀人放火的强盗,也因此惹出人命官司来。他有很多隐性收入,又喜欢周济黑道落难英雄,对于好赌的下层人物唐牛,更是不在话下,给他点钱让他去赌,乐得痛快,说不定什么时候能用上他。碰巧还真用上了,关键时候让他脱身,唐牛真是不可多得的人物。吊诡的是,郓哥平常受西门庆的资助,却在关键时候出卖了西门庆。他本来想故意撞见西门庆和潘金莲的奸情,讨一笔钱养老爹,却被王婆一顿打,打得抱头鼠窜,眼见他被打,西门庆也不出来解劝,他愤而生恨,转投武大郎。可见,当时的下层人物并没有什么非常明确的道德标准,谁给钱就投靠谁,谁给钱就向着谁。郓哥转投武大郎是因为吃了打,他给武松说当时的事情,还要给武松作证却是因为接了武松的五两银子。他生活困顿,确实需要钱。所以,他认准了一个道理:谁给钱谁做主,谁给钱谁就是主子。当西门庆抛弃他的时候,他就投靠了武家兄弟。

唐牛卖糟腌,郓哥卖果品,都是做的小本买卖,都是下层劳动者,没有什么身份地位,没有什么依靠。只要有人给钱,就说人家是好人,没钱的时候还去要。他们认为给钱的就是大爷,不给钱的就是孙子,哪怕曾经给过钱的现在不给钱了,还不如从来就没给过钱的人呢,更招人嫉恨。唐牛挨了阎婆打,给她还回去,救了宋江;郓哥挨了王婆的打,也要还回去,就撺掇武大郎捉奸,捉奸不成就给武松作证。无论是唐牛还是郓哥生活都不容易,他们都想得些外快。唐牛是个赌徒,还是个帮闲,只爱宋江的钱,没什么道德可言,反衬宋江“及时雨”称号的虚伪。所谓的“及时雨”其实主要是出钱给了那些杀人放火之辈和赌徒酒鬼,平常老百姓并没有得到他什么资助。宋江初遇李逵时,李逵赌输了,宋江出手大方,一次就给他十两银子,买了李逵一个死心塌地。李逵到死都对宋江毫不怀疑,可见宋江的手段。收买赌徒,可以让他们效死力。郓哥不好赌,却也是小人物,受了西门庆资助的盘缠后,没钱就找西门庆要。当他要不到钱还被打了之后,就把通奸的情报卖给武大郎,白吃武大郎一顿宴请,还得了武大郎的几贯钱。他只求得了钱为止,拿人钱财就要替人消灾。要不是他出了计策捉奸,武大郎也不至于死得那么快。

作为社会下层小人物,唐牛和郓哥实则作为群众来出场的,缺了他们俩,群众席位就会空起来,而且社会的风俗道德、人们的普遍观念就会缺席,需要他们来作为普通群众的代言人出现,以此使故事更加丰满,推动故事情节的发展。小人物可以左右大事件,而且作家对于小人物的构思也是日渐丰满的,郓哥起的作用明显地要比唐牛大,而且更加立体圆润。其实,小人物并不平凡,哪怕只是出现那么一两次,也是弥足珍贵的。

责任编辑: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大发红黑大战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seorare.com/culture/120891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