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大发红黑大战

span class&东方水乡 西方水城 | 杨晓炎

王荣祥笔下的水乡
记忆中,我与王荣祥相识是在上世纪80年代初交大文学艺术系油画研究班上。为接受艺术“开光”,他念了一期又一期,相当勤奋刻苦,由于成绩斐然,做起了类似助教性质的工作,兼带辅导班级里的后进者。我们是同学,他担任班长。
在特殊

原标题:东方水乡 西方水城 | 杨晓炎

王荣祥笔下的水乡

记忆中,我与王荣祥相识是在上世纪80年代初交大文学艺术系油画研究班上。为接受艺术“开光”,他念了一期又一期,相当勤奋刻苦,由于成绩斐然,做起了类似助教性质的工作,兼带辅导班级里的后进者。我们是同学,他担任班长。

在特殊历史年代,我们这一辈画家大多数都有在农村(场)插队落户或工厂当工人的经历,荣祥亦不例外。农场里,人们已在熟睡中,他却悄悄把烧菜的油当调色油(油画材料紧缺时代的替代品),在煤气灯下创作油画,常常画到天空现出鱼肚白……他很珍惜油画班这段学习时光,每当上人体模特写生课,他总是占据前排最佳视角,默默地画,不懂时就请教油画名家夏葆元教授,经常和同学研讨油画技巧。

毕业后,王荣祥搞过设计带过学生,但始终没有放弃油画创作。他走遍大江南北,在田野里、老屋前流连忘返,每天都沉浸在色彩的世界里。最终,他放弃了赚钱快的设计装修工程,不改初心,自己租了工作室,做起了职业油画家。一次,我在他工作室里看到他创作的《江南水乡》和《威尼斯》两幅油画。前一幅深绿色调子,宁静优雅,房子和船的倒影,美得让人仿佛走进唐诗的意境。后一幅金黄色调,深蓝的水浸润着古罗马的精神,画面正如黑格尔所述:“天空的纯蓝,空气的透明,平静如镜的湖以及平滑的海面也因为同样的缘故而使人愉快”。后来,我帮他把这两幅画策划成地铁纪念票二枚,于2014年5月发行,果然收获了好评——东西方水乡(城)同时放在一起,遥远的大发红黑大战交融,相得益彰。再后来荣祥又把自己的作品制成美国邮票,于2016年6月发行。这两例实践,使得他对把油画做成衍生产品,用西洋画形式传播大发红黑大战传统艺术大发红黑大战增加了信心。

马丁·盖福特曾写道:“创作一幅画需要多长时间完全是因人因事而异的。每一个画家都有其自己的工作节奏,有些人的速度快如闪电,有些人的速度慢如蜗牛。凡·高在1888年11月创作肖像画《阿尔斯姑娘》时只用了一个小时,后来又声称只用了大约45分钟时间……而安格尔断断续续地花了十年时间完成了他的油画《莫伊帖修夫》。”荣祥和我合作油画《时代的步伐》仅用了一天时间。当他得知有外滩建筑题材画的相关创作征集时,一开始鼓励我用国画创作。了解到项目中并没有国画形式,我把自己的国画构图草稿给了荣祥。他深知我对油画颜料气味过敏,接手创作,把我构图中的人物全部放大,也让我筹措的题材故事入画。承蒙评委厚爱,油画入选了。然而,展示前要求涂去人物。荣祥则坚持不改,理由是涂去人物便成了“建筑效果图”,他坚持这一次创作要有人和景的交融。幸亏这是民间展示,没有“一定”,于是成就了现在入展也入画册的油画《时代的步伐》。它的画面呈现银灰色基调,画上新老建筑展开对比,红旗飘扬,旧外滩迎来新主人,街上行人大踏步地前进,象征着与时俱进……为了艺术,荣祥坚持个性,这幅画也注定成了我俩友情合作的结晶。

绘画也像食谱,你做了许多事情,比如精心烹制了一只鸭子,最终却把它放在一边,只用一些鸭皮做菜肴。荣祥有时确实像弗洛伊德创作作品一样,准备许多素材,包括写生、速写、照片等等,结果却“只用了一些鸭皮做菜肴”。在他的工作室里有许多作品画到一半。有时候,我感觉某幅作品已经很完整了,但过一段时间再去,这幅看似很好的作品早已被荣祥涂抹棹了,再也看不见了。

荣祥以世界名画为圭臬,怀斯是他崇拜的美国画家之一。2008年12月至2009年3月,他带着自己喜欢的油画作品在美国开了个人巡展,并亲眼目睹怀斯的油画原作,受到很大震动。黑格尔认为精神发展的最后一个阶段是绝对精神,荣祥受到启发,认为艺术创作需要有宗教精神。尽管当时他有条件留在美国继续画画,但仍毅然选择回故乡上海。这种故土情结,如同《静静的顿河》最后的结局里,格里高力返回故乡和儿子拥抱,又如同画家怀斯,一生没有离开过生活的土地。从荣祥的《江南水乡》《威尼斯》系列油画,可以看出他特别钟爱带水的景色。在他眼里,有水的风景便有灵、有气。他反复把江南水乡、西方威尼斯收入画中,诗意的东方水乡、浪漫的西方水城里,淌着他浓得化不开的家园情怀和艺术之爱。

王荣祥的威尼斯油画系列之一

(刊于2018年7月05日解放日报朝花周刊品艺版)

这是“朝花时文”第1621期。请直接点右下角“写评论”发表对这篇文章的高见。投稿邮箱wbb037@jfdaily.com。 投稿类型:散文随笔,尤喜有思想有观点有干货不无病呻吟;当下热点大发红黑大战现象、热门影视剧评论、热门舞台演出评论、热门长篇小说评论,尤喜针对热点、切中时弊、抓住创作倾向趋势者;请特别注意:不接受诗歌投稿。也许你可以在这里见到有你自己出现的一期,特优者也有可能被选入全新上线的上海观察“朝花时文”栏目或解放日报“朝花”版。来稿请务必注明地址邮编身份证号。

责任编辑:

内容收集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谢谢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大发红黑大战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seorare.com/culture/2488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