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大发红黑大战

香港女子图鉴&故事 | 香港女子图鉴(一)

作者:柳燃
来源:港漂圈
一、香江八美
李薇第七次给自己打排卵针的时候,打针的技术已经娴熟。当针头扎进已经青紫相间的小腹时,她的心里有一丝难掩的兴奋——她知道自己快成功了。
那种兴奋,就像是一个在沙漠快断水断粮的人眼前突然出现了一片

原标题:故事 | 香港女子图鉴(一)

作者:柳燃

来源:港漂圈

一、香江八美

李薇第七次给自己打排卵针的时候,打针的技术已经娴熟。当针头扎进已经青紫相间的小腹时,她的心里有一丝难掩的兴奋——她知道自己快成功了。

那种兴奋,就像是一个在沙漠快断水断粮的人眼前突然出现了一片绿洲。十天后是她33岁生日,而冷冻卵子,则是她送给自己的一份特别的生日礼物。

李薇生日这天的早晨,我和妮妮陪她坐在手术室外等待。穿着大号手术服的她没有了平时的知性和干练,反倒显得有些娇弱可怜。

“也就半个小时,等你出来,你就自由了。”我试图说些什么,来缓解一下略显紧张的气氛。

“嗯,姐姐,你是最勇敢的。等会儿加油,爱你哦。”妮妮也在旁给李薇打气。

“你俩不用这么紧张,我已经做了一年的准备,这临门一脚,心里反倒是没有一点儿波澜了。而且等会儿是全麻,什么感觉也没有,就当睡个回笼觉了。”李薇笑着看了一眼我和妮妮,又握了握我们的手。

护士姑娘走过来,“李小姐,请到手术室。”

“OK。”李薇站了起来,拍了拍我和妮妮的肩膀,转身向手术室走去……

手术室大门关上的那一刻,我有些恍惚。没有想到,我人生第一次出现在手术室前,竟是陪一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女人做取卵手术……

我叫柳燃。李薇和妮妮都是我的“结拜姐妹”。“姐妹团”别称“香江八美”,其中“七美”都是美貌与智慧兼备的奇女子,而我是里面唯一一位男性。

坦白说,李薇提议用“香江八美”这个名字时,我脑中联想到的是“秦淮八艳”,所以我提出了反对意见。

然而当时,排行老大的李薇挥舞了一下手中的啤酒瓶,霸气地说:“身正不怕名歪,我们这里一个博士、七个硕士,一个貌比潘安、七个赛过貂蝉,仿效一下当年响当当的八艳名号怎么了?谁有反对意见的,来,先跟我把这瓶干了!”

至今我们也不知道,当年究竟是李薇的谬论说服了我们,还是她手中的酒瓶震慑了众人。总之,在一个八号风球刚刚过境的夜晚,在美丽的维港之畔,我们八个来自五湖四海的港漂结成了异姓“姐妹”。

我来自贵州,今年是我来港的第十个年头。我在这里读了本科、硕士,在这里创过一次业、谈过两次恋爱、换过三份工作,现在中环某金融机构搬砖。

此外,我还是房奴一枚,目前单身。我觉得自己单身的原因要归咎于那七个女人:每每有闲暇的时间,我总在为她们提供情感支援和体力支援,根本没时间谈恋爱。

在忙乱而浮躁的香港,我对她们一不图财二不图色(当然,排除我曾经追过排行第五的安琪,最后以失败告终这件事情),却为她们付出很多时间精力,这让很多人不理解。其实我也一直在想,她们身上究竟有什么神奇的魔力?

我看了看身边的八妹妮妮,她正在手机上看《北京女子图鉴》,我再向手术室的方向望去,李薇正为自己的生日献礼。突然间,一直困扰我的问题似乎有了答案——

论坚强独立,职场上天入地,论阅男无数,情场披荆斩棘,我这几个姐妹个个都甩“图鉴”女主几条街啊!这样的她们,每个人都自带光芒。而她们的故事,正是现成的“香港女子图鉴”。

想到这里,我忍不住拿起手机,想记录下那些故事……我想,一切,都要从九年前的那个夏天说起……

二、游艇邂逅

坐在一艘游艇的甲板上,我高举着红酒杯,试图看看透过这个杯子,维港的月亮会不会更闪亮。杯子的折射让月光和维港两岸的灯光都蒙上了一层迷幻的色彩,在这种迷幻的诱惑下,我品尝到了成年以来的第一口酒。

之前,我只和同学在贵阳的烧烤摊偷喝过啤酒。没想到这一口红酒下去,我忍不住腹诽了一句,“我去,怎么酒都是苦的!”——看来,异乡的月亮并不比家乡圆,异乡的酒也并不比家乡甜。

我和船舱里的气氛格格不入,所以到了甲板透气。

船舱里西装革履的男人们,在觥筹交错间似乎聊着全天下的生意。作为一个大二的学生,这样的场景让我觉得疏离。

我是被来港出差的一位叔叔带来的,叔叔是爸妈的朋友,出差之余顺便来看看我在香港的状态,一言不合就把我带我这里,说是让我长长见识。据说叔叔所在的公司要来港上市,为他们提供财经公关服务的老板铆足了劲儿接待他们一行。这样的场合,游艇、红酒、美女都是标配。

啪!”,玻璃杯摔落的声音把我的思绪拉了回来。

“王总,对不起对不起,我真不是故意的,我马上拿毛巾帮您擦一下。”

“你这小姑娘,看上去挺机灵的,怎么这么笨手笨脚,扫兴,走走走。”男人用手胡乱擦了擦胸前的红酒渍,骂骂咧咧地往船舱内走去。

随着男人的离去,女孩儿轻轻地呼了一口气。她转身想走的时候向甲板这端扫了一眼,发现了正盯着她看的我。

“嗨”,她微笑着向我走来,很快来到了我面前。我这才看清她的样子。她穿着一条红色的连衣裙,过肩的长发没有太多修饰,自然地搭在衣服上,标准的瓜子脸,弯弯的眉眼让人感觉很容易亲近。

“刚在里面听我老板介绍过你,你也是从内地来读书的学生对吧?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李薇,比你大几岁,刚硕士毕业,现在在哈维公关工作。”

“你好,我叫柳燃,在中大读传媒。”

“这么巧,我也是读传媒专业的,不过我是浸会的。”她的声音透着开心的情绪。后来我们把籍贯、星座、兴趣爱好都交流了一下,同为重口味地区人民,我们也顺便吐槽了一下香港的饮食,相约找机会一起去深圳打打牙祭。

“刚才那位老总……没什么问题吧?”我有点儿欲言又止。

“没事,姐姐我也是见过世面的!哈哈哈放心吧,没什么大不了~”李薇是很典型的湖南妹子性格,爽朗直接。

听她这么说,我也稍微放宽心些。

“你这小朋友很会关心人嘛,我们大家都孤身在外,以后多点儿联系、互相照应啊。我是姐姐,有什么需要我的地方就别客气。不过,今天不能跟你聊太久了,里面还一堆客人呢,我们再约吃饭。”

“好的,姐姐好。”我被李薇感染得心情很好,跟她打趣道。

2009年,我惯用的聊天工具还是QQ。我跟李薇当天互留了联系方式,之后时不时在QQ聊天。她也是08年来港,硕士一年毕业,幸运地赶上了08年推出的非本地学生无条件留港一年的政策。

她的工作加班很多,印证了香港著名的“OT”大发红黑大战。香港人普遍看上去外貌年轻,据说也跟加班大发红黑大战有关。在香港这样的高压环境中,无数的香港人就像“沙丁鱼”一样,随时有种如临大敌的状态,反倒保持了活力。

对了,说起香港人,李薇有个香港男朋友,是她在深圳读大学时认识的。很多人都以为她是为了这个男友申请来港读书,不过用李薇的话来说,她来香港跟这个男友没有“半毛钱”关系。

这个“半毛钱”男友叫张学文。

责任编辑:

内容收集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谢谢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大发红黑大战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seorare.com/culture/2492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