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大发红黑大战

安格尔&安格尔: 静穆的伟大 崇高的单纯

一次偶然的机会,与朋友相约杭城中心,酒足饭饱之后提议一起看安格尔特展。
在地图上搜了浙江美术馆的位置,于是坐车、步行,聊着展览、聊着艺术、聊着八卦,兴冲冲地一路向前。
天气有点闷热,阳光下的行人倒也一付悠闲的姿态,尽显杭城的气韵。

原标题:安格尔: 静穆的伟大 崇高的单纯

一次偶然的机会,与朋友相约杭城中心,酒足饭饱之后提议一起看安格尔特展。

在地图上搜了浙江美术馆的位置,于是坐车、步行,聊着展览、聊着艺术、聊着八卦,兴冲冲地一路向前。

天气有点闷热,阳光下的行人倒也一付悠闲的姿态,尽显杭城的气韵。

浙江美术馆位于西湖风景区内,道路两旁树木葱郁。我们沿着梧桐树荫漫步,来到美术馆的西门,穿过阳光直射的广场,快速闪进正门。馆内弥漫的宁静氛围,让我的心顿感清凉起来。

(《艺术家父亲的肖像》,安格尔)

横着的广告牌上是安格尔的《艺术家父亲的肖像》,画家用简单的黑色背景衬托出人物的面部神情,刻画出一个和蔼的父亲形象。

这幅画作还有一件趣事。安格尔的父亲约瑟夫•安格尔在古典主义美术和音乐方面有着深厚的修养。安格尔自幼受到古典大发红黑大战的熏陶,在父亲的指引下,他很早离开家乡,前往图卢兹接受正规学院训练,1797年在巴黎成为著名画家大卫的学生。

为父亲画的这幅肖像,正是安格尔的巴黎时期。随后,安格尔前往意大利,父子俩再也没有见面。此后当老安格尔画自画像的时候,他没有对着镜子画,而是直接看着儿子的画作画,只因为“(小安格尔)画得实在太像了。

在展厅中心位置,摆放着一架安格尔钟爱的小提琴。安格尔自小便在父亲的栽培下学琴,日后还当上了图卢兹管弦乐队的第二小提琴手,他一生钟爱莫扎特的音乐,与帕格尼尼等音乐家为友。杜泰伊说,在法国有一句妇孺皆知的短语:“安格尔的小提琴”,意为一个人热衷的业余爱好。

这次的展览的70多件展品来自安格尔的故乡法国蒙托邦博物馆,虽然其中鲜有安格尔成名的原作,大部分原作以草稿居多,也有一部分是他的友人和其他人临摹安格尔的作品,可还是为研究者和爱好者们提供了一份不同凡响的素材,让他们得以观察安格尔的创作历程,解读安格尔的思想,欣赏他的画作。

(《安格尔青年自画像》)

展览分为三个部分,分别是安格尔看自己,安格尔看世界,世界看安格尔。从这三个角度呈现安格尔的创作历程。

看看部分作品吧

《大宫女》

这幅土耳其宫女图是画家应拿破仑的妹妹订购而创作。画面描绘了具有强烈东方情调的土耳其闺房生活。画中全裸的大宫女斜倚着靠垫横贯画面,在华丽的帷幕和褥单的衬托下,显得典雅迷人。画家很强调女性身躯的优美曲线,为了表示这种美,他刻意拉长宫女的手臂和躯干,有一位批评家曾提出这位宫女“多了三块脊骨”,但是正是这种“没有骨头”的变体增强了裸体特有的妩媚感。这种人为的夸张手法让观赏者的视线被宫女柔软优美的背部所吸引,营造出一种神秘的气氛。

色彩上也表现出画家的大胆与别致,蓝色的帷幕与玫瑰色的肉体并不协调,但相衬得很鲜亮,具有装饰效果。宫女的体态优雅静穆,可精神面貌显得冷漠妖娆。这幅作品完美地体现出安格尔对古希腊雕刻那种“静穆的伟大”的美学追求。

《罗杰解救天使》

这幅画又名《洛哲营救安吉莉卡》,取材于16世纪意大利诗人阿里奥斯特的诗集《狂乱之夜》所描绘的情节——

支那女王安吉莉卡被囚禁在泪之岛上,她被当成海神奥鲁克的祭品,她在等待自己的末日到来。在这危难之时,勇士洛哲驾驭着自己半鹰半马的座骑,赶来杀死了海里的神兽奥鲁克,营救了安吉莉卡。

《罗杰解救天使》草稿

安格尔

粉笔、钛钡白、棕色纸

画中,安格尔的古典主义倾向十分鲜明,安吉莉卡的裸体被描绘得十分优美,画家不是表现她临危的情态而是着意在表现人体完美,英雄洛哲勇敢相救毫无临危救人的激情,只是将长矛放在怪兽的嘴里而已,画中人物的面部表情平静而庄重,这正符合古典主义所追求的意境,重理性轻情感,重类型轻个性。与浪漫主义夸张感性的手法不同,安格尔画中的人物总是有一种永恒感和平静感。

《泉》

另外,还想说说一幅这次没有展出的画作《泉》,这幅画作安格尔从1820年就开始构思,直到最后完成时已时隔36年。

最初安格尔构思这幅画只是想效仿意大利大师画维纳斯,之后安格尔不满足于前人对于维纳斯的构思,想使之更加单纯。经过反复的修改重画,花了十几年的时间,最后76岁高龄的安格尔终于完成了这幅杰作,将他理想中的古典美与写实主义完美结合,创造出了一种颇具抽象意味的古典美。

(《爱与美的女神维纳斯》,安格尔)

安格尔的艺术注重线条,他认为“线条就是一切”,线是素描的组成部分,也是绘画的基础。他的素描作品简洁明了,用少量的线条来表达作品的形态,线用在关键之处,少有冗余。此种审美似乎与大发红黑大战画的线描很是相似。如盛唐时期的吴道子其绘画特点也是用线造型,用线条表达情感,宋代画家米芾研究他的绘画,称其画“行笔磊落,挥霍如莼菜条,圆润折算,方圆凹凸。”

《拉斐尔自画像》,安格尔,1820-1824

布面油画

临摹自佛罗伦萨乌菲兹博物馆收藏的拉斐尔画作

安格尔最崇拜拉斐尔,他用毕生来收藏和临摹拉斐尔的画作,他曾不止一次地说若是能早出生300年一定能成为神之子拉斐尔的弟子。

这次展览也展示了部分安格尔的收藏。除了对拉斐尔画作和古希腊罗马时期陶器的收藏,安格尔也收藏了不少普桑的风景画。

安格尔只知拉斐尔影响了他的一生,而不知他也影响了许多之后的画家。作为新古典主义最后一位大师,安格尔经历了浪漫主义画派、现实主义画派的崛起,但他始终坚持古典主义,追求古典式的宁静,重视素描,强调理性。

可以说,安格尔是19 世纪晚期、20 世纪早期艺术革命的重要先驱之一。他的作品继承了拉斐尔和普桑的画风,也启迪了毕加索的创作以及艺术表达中解剖结构的变形,他对印象主义的德加、雷诺阿产生过影响,并激发了19 世纪欧洲艺术流派的振兴。

历经时光之变迁,我们今天再来欣赏安格尔的画作,仍能驻足良久,感受大师带给我们的宁静与永恒。回味那种静穆的伟大,崇高的单纯。

也许这是另一种历史的延续。

文|汤嘉

责任编辑:

内容收集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谢谢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大发红黑大战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seorare.com/culture/2534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