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原创 辛弃疾这首词,看似赞美曾经的君王,其实是在骂当今皇帝不如猪狗

1204年,六十五岁的辛弃疾登上了镇江北固亭,凭栏北望,心潮起伏。远方就是自己日思夜想的中原故土。那曾多少次闯入梦境的三万里黄河、五千仞华山都在哪里呀?故乡那五岳之尊的泰岳,盈盈碧波的大明湖,又在何方啊?是我国土,亦非我所有。它们沦丧异族已

原标题:辛弃疾这首词,看似赞美曾经的君王,其实是在骂当今皇帝不如猪狗

1204年,六十五岁的辛弃疾登上了镇江北固亭,凭栏北望,心潮起伏。远方就是自己日思夜想的中原故土。那曾多少次闯入梦境的三万里黄河、五千仞华山都在哪里呀?故乡那五岳之尊的泰岳,盈盈碧波的大明湖,又在何方啊?是我国土,亦非我所有。它们沦丧异族已经七十多年了。脚下的镇江曾是三国东吴旧都。当年,十九岁的孙权统领万军,不惧强敌。与蜀、魏鼎足而立,雄踞东南。今天,站在这亭楼眺望,抬眼风烟茫茫,俯瞰长江滚滚。再看自己,满头银发,形容受损。

二十岁从敌占区起义归回南宋,以“了却君王天下事,赢得生前身后名”为毕生所求,却是屡遭打压,半生闲赋,“可怜白发生”的悲愤无奈谁人能懂?如今,自己虽然“廉颇老矣”,但仍有“男儿至死心如铁,看试手,补天裂”的壮志豪情,而朝廷却偏安一隅,“直把杭州作汴州”,自己的一腔热血无处抛洒。想到此,他禁不住百感交集,泪湿双眸,一字一句地吟诵出:

何处望神州?满眼风光北固楼。千古兴亡多少事?悠悠。不尽长江滚滚流。

年少万兜鍪,坐断江南战未休。天下英雄谁敌手?曹刘。生子当如孙仲谋。

——《南乡子·登京口北固陵怀古》

京口就是今天的镇江。这是一首登临怀古之作。赞美孙权为天下英雄,实际是对胸无大志、苟且偷安的南宋朝廷的讽刺和鞭挞。全词五十六字,上下两片,上片写登临,下片是怀古。三问三答,完整连贯,互相呼应。

第一问一答。

开篇发问:哪里去看中原呢?站在北固亭,急于看的就是中原大地。为什么这么关心中原呢?因为眷恋中原,因为中原已经落入敌手。一种爱国之情,复兴之愿瞬间表露。纵然眼前的北固楼风光秀美,词人却无心欣赏,他在心念中原,心念国家,至于为什么中原尚在敌手,下面会含蓄带出。

第二问二答。

到底有多少国家兴亡的大事呢?“悠悠”既是回顾千古兴亡之事,对英雄往矣的感慨,又有无尽愁思似滔滔江水,永无止息之愤懑,即时间漫漫和思绪绵绵之意。多少大事,多少人物都已过去,只有不尽的长江滚滚东流。移用了杜甫《登高》中的“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杜甫是写自己流离潦倒的凄苦,辛弃疾是话国家统一的愿望,意境更深。

第三问三答。

先渲染孙权的英雄往事。当然未及弱冠的孙权继承父兄基业,发愤图强,锐意进取。平定江东各方势力,二十七岁“赤壁之战”以少胜多,大败曹操,稳定了政权,形成三国鼎立之势。少年有为,功高盖世,这不就是英雄吗?但是,词人为了强调再次发问:“天下英雄谁敌手”?

《三国志》中记载:曹操曾对刘备说:“天下英雄为使君与操耳”,就是说天下的英雄就他曹操和刘备。但词人却把曹操和刘备拉来站台,来当配角,为的就是衬托孙权。孙权的“坐断东南”与南宋政府又是多么相似啊,词人热情歌颂不惧强敌的孙权,不就是在敲打软弱无能的南宋朝廷吗?

一句“生子当如孙仲谋”再做了补充,做了肯定,孙权的形象更加鲜明、突出。建安十八年,曹操四十万大军压境东吴。孙权派七万水军应敌,双方僵持一个多月。曹操见东吴军队营盘齐整,队列有序,不禁喟叹“生子当如孙仲谋,刘景升儿子若豚犬耳”!

曹操攻打荆州时,当时刘表已死,刘表的儿子——荆州牧刘琮不战而降,拱手交出政权,这让曹操很是蔑视,把他比作了猪狗;而对与自己顽强抵抗的宿敌孙权却赞赏有加。一褒一贬,爱憎分明。借古喻今,通过对有远大抱负的孙权的赞颂,表达了自己抗金复国的政治主张,抨击了昏聩怯懦、毫无气节的南宋朝廷。

凡是读过《三国志》的人都知道曹操的这句话,都知道“生子当如孙仲谋”的下面就是“刘景升儿子若豚犬耳”,不言自明,无需多说。这“若豚犬耳”不就是以皇帝赵括为首的主和派吗?

1206年,辛弃疾任镇江太守,写了这首略带伤感,却也气概昂扬的《南乡子》。这次也是辛弃疾最后出现在南宋的政治舞台上。三年以后,在“杀贼!杀贼!杀贼!”的喊声中,六十八岁的辛弃疾忧愤离世,收复中原的梦想终未实现。

责任编辑: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大发红黑大战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seorare.com/history/108618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