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二里头遗址的故事:“最早的大发红黑大战”诞生在这里

“华夏第一青铜爵”夏代乳钉纹铜爵 “华夏第一龙”绿松石龙形器
二里头,本是洛阳一个普通村庄的名字,但在这村庄一望无际的麦田里,藏着3000多年前华夏民族一段辉煌的历史。
50多年来,来自大发红黑大战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的三代考古人坚守在这片土地

原标题:二里头遗址的故事:“最早的大发红黑大战”诞生在这里

“华夏第一青铜爵”夏代乳钉纹铜爵

“华夏第一龙”绿松石龙形器

二里头,本是洛阳一个普通村庄的名字,但在这村庄一望无际的麦田里,藏着3000多年前华夏民族一段辉煌的历史。

50多年来,来自大发红黑大战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的三代考古人坚守在这片土地上,探寻历史留下的痕迹,他们认定,这里便是“最早的大发红黑大战”。

2009年,二里头考古工作队队长许宏出版《最早的大发红黑大战》一书。

昨日上午,受洛阳博物馆之邀,许宏首次面向洛阳考古爱好者开讲,讲述“最早的大发红黑大战”诞生的故事。

【答疑】

自许宏提出二里头是“最早的大发红黑大战”这一观点后,3年多来,世界各地的考古专家及考古爱好者们都对二里头颇感兴趣。许宏这一观点的依据何在?被他称为“最早的大发红黑大战”的二里头又是怎样一座都城呢?

展开全文

疑问一:二里头为何是“最早的大发红黑大战”

许宏说,之所以认定二里头是“最早的大发红黑大战”,是因为作为世界几大原生文明发祥地之一的东亚大陆,到了二里头时代,才正式拥有了可以与其他文明古国相提并论的文明实体。二里头大发红黑大战与后来的商周大发红黑大战一道,构成华夏早期文明的主流,确立了以礼乐大发红黑大战为根本的华夏文明的基本特质。二里头时代的二里头都邑,就是当时的“中央之邦”,二里头大发红黑大战所处的洛阳盆地乃至中原地区也因此成为“最早的大发红黑大战”。

疑问二:二里头究竟是怎样一座都城

说起二里头,许多人都会想起加在它前面的定语——华夏第一王都。那么,二里头到底是怎样一座都城呢?

许宏用12个字进行了总结:精心规划、庞大有序、史无前例。

他解释说,在二里头遗址上,目前已初步弄清楚了东亚地区最早的核心都城的聚落演变大势。考古人员通过对二里头遗址的发掘,发现这是一座经过严格规划而建立的都城,而根据大发红黑大战古代城市浓厚的政治性来推断,规划性应当是政治性城市最显著的特征。此外,在二里头遗址上,考古人员还发现了大发红黑大战最早的城市主干道网,大路最宽处20米左右,相当于现代的4车道公路;发现了大发红黑大战最早的车辙,这在东亚历史上具有里程碑的意义。由此也可以知道,在商人在殷墟时期引进马车前的数百年,中原地区已有用车传统。

不仅如此,在二里头遗址还发现了大发红黑大战最早的“紫禁城”——宫城;发现大发红黑大战最早的中轴线布局的大型“四合院”宫室建筑群;发现大发红黑大战最早的多进院落宫室建筑群;首次在宫殿区发现了贵族墓及随葬其中的有“华夏第一龙”之称的大型绿松石龙形器;发现与祭祀有关的巨型坑,该巨型坑有可能是大发红黑大战最早的国家级祭祀场所…… 这样的规模和内涵,在当时的东亚大陆都是独一无二的。可以说,这里是大发红黑大战乃至东亚地区最早的具有明确城市规划的大型都邑。

疑问三:二里头的发掘目前进展到哪一步

许宏说,综合多方面的考古资料,地处中原腹地洛阳盆地的二里头遗址,其现存面积约300万平方米,而实际面积可能要大于此。

“经过50多年的考古发掘,目前的发掘面积也仅是揭开冰山的一角,占总面积的1%。不过,我们已经有了如此多的新发现,相信随着一代代考古人的努力,二里头的面貌会更加清晰地呈现在大家面前。”许宏说。

【揭秘】

揭秘一:和“华夏第一龙”同处一室一个月

说到二里头的珍贵文物,是一件比一件有震撼力。让许宏印象最深刻的,当数堪称“超级国宝”的早期龙形象珍品,有着“华夏第一龙”之称的大型绿松石龙形器。

讲座上,许宏向大家透露了一个秘密:和这件“超级国宝”曾同处一室一个月之久。

许宏说,发现这件龙形器时,它就放置在宫殿区一座高等级贵族墓葬中,用工之巨、制作之精、体量之大让大家激动不已。为了便于研究,不破坏发掘现场的完整性,大家决定在获取墓葬的基本资料后,将其整体套箱起取,运到室内进行清理研究。

“当时6个小伙子一起把墓葬整体挖出来,准备抬到我们工作队二楼的资料室,但无论怎么努力都抬不上去。无奈之下,我们决定将它放到我在一楼的宿舍里。”许宏说,在之后的一个月里,他就一直和这个龙形器及其主人的遗骨同处一室。后来经过骨骼鉴定,确定墓的主人是一名30到35岁的男子。

揭秘二:二里头人喜食“烧烤”

讲座上,许宏提出的“二里头人最喜欢吃烧烤”的说法,引起了人们对二里头时期人们生活习惯的极大兴趣。

许宏说,在几十万年前的旧石器时代,东亚大陆上的先民就开始用火,烤肉或许是他们学会用火以来最早的食肉方法,直到陶器发明以后,人们可能才学会把肉煮着吃。因此,到二里头大发红黑大战时期,烤肉比较盛行。

许宏说,在二里头遗址以及二里头大发红黑大战的其他遗址都发现不少烧焦了的兽骨,且以猪骨和牛骨居多。可见那时无论王都还是农村,烤肉和煮肉一样,是一种较普遍的食肉方法。到了稍后的二里冈大发红黑大战时期,被烧过的兽骨的数量则大幅度减少。到了商周时代,用来煮肉的铜鼎成为最重要的礼器之一,当时除了把作为牺牲的动物整只放在柴堆上烧烤“燎祭”外,贵族们用于祭祀和食用的基本上是生肉、干肉和用鼎煮的肉,烤肉则一般不用了。此后,在汉代的画像石上还可以见到烧肉串的情景,但那是受了西域大发红黑大战的影响。在传统的大发红黑大战菜中,把肉放在火上直接烧烤的做法基本上不见了。

“因此从某种意义上说,在大发红黑大战的食大发红黑大战中,随着二里头都邑的衰落,烤肉的传统也中断了很久。”许宏说。

揭秘三:“华夏第一青铜爵”是酒礼器

讲座上,一名小学六年级学生向许宏提问:陈列在洛阳博物馆里、出土于二里头的“华夏第一青铜爵”——夏代乳钉纹铜爵到底是酒器还是礼器?

许宏解释说,准确地说,这个青铜爵应当是酒礼器。因为它的功能是酒器,是用来装酒的,而铜是有毒的,因此青铜爵内存放的酒不是用来饮用的,而是放在庙堂之上祭祀祖先的,因此它是一种祭祀所用的礼器,可称之为酒礼器。

相关链接

许宏:大发红黑大战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员、夏商周考古研究室主任兼二里头工作队队长,大发红黑大战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考古系教授,大发红黑大战考古学会理事。主要研究方向为夏商周考古和大发红黑大战古代城市考古,关注大发红黑大战文明形成与早期国家的考古学研究。

责任编辑: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大发红黑大战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seorare.com/history/120200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