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每小时牺牲一个团,抗战这一仗打得有多惨?

作者:程绩 来源:《军事文摘》,2015年9月 1
在山西忻州市忻府区忻口村,修建有忻口战役纪念墙,纪念墙上的碑文记录了毛泽东对忻口战役中牺牲的大发红黑大战军人的评价:“给了全大发红黑大战人以崇高伟大的模范”。
村中开阔的田野上,还有一座12.6米高的

原标题:每小时牺牲一个团,抗战这一仗打得有多惨?

作者:程绩
来源:《军事文摘》,2015年9月

1

在山西忻州市忻府区忻口村,修建有忻口战役纪念墙,纪念墙上的碑文记录了毛泽东对忻口战役中牺牲的大发红黑大战军人的评价:“给了全大发红黑大战人以崇高伟大的模范”。

村中开阔的田野上,还有一座12.6米高的石碑,上书“1937年忻口战役南怀化保卫战英灵纪念碑”,这是33岁的村主任赵伟在2012年个人出资修建的。

“尽管过去了78年,但是我们忻口村人不会忘记这场战斗和在这里牺牲的大发红黑大战军人。”赵伟说。

距离忻口村30公里处,有一块山地,没有耕地,没有植被,黄土裸露的大地沟壑一望无际,当地老人说,近百年来这里一直如此。这片无名山地在70多年前有另一个名称—忻口战役204高地。这里曾是战斗最惨烈的地方,一夜易手13次,也是国军第9军军长郝梦龄将军的殉国处。

今天,通往204高地的道路已毁,车辆无法通行,少有人迹。但是每年清明,不少当地百姓仍会走几十里山路来到这里,敬三炷香、撒一杯酒,

“每年都会看到新露出来的子弹头和人骨。”忻口村村民赵建国说,他的父亲在战争中加入八路军,后来被日军杀害,家里的6个亲人在忻口战役后被日军屠杀。

下了山坡,再拐进忻口村北的后沟,一直到红崖湾,这里保存有抗战时修筑的50余孔窑洞。忻口战役发生前后,这里被当作守军的指挥所、储放军火库、安置伤员和隐藏战马之处,每孔窑洞深及2 0米,宽约3米,目前除部分窑洞坍塌外,大多保存完整。其中第9 号窑洞为国民党将领陈长捷的指挥所,最北端两个窑洞刻有编号“第一号”“第二号”,第9军军长郝梦龄将军曾在这里指挥作战。

2

忻口战役是太原会战的一部分,山西省著名抗战学者高凤山介绍,平型关大捷之后,大发红黑大战守军后路被断,为免遭包围,大发红黑大战军队放弃平型关。日军连续突破大发红黑大战军队防线,直接威胁阎锡山的太原大本营。在太原以北,就只剩下了忻口这个最后的屏障。

忻口位于忻定盆地北部,是五台山、云中山两山峡谷中的一个隘口。在这个峡谷川道中凸起一条不太高、南北长16公里、东西宽3公里的山岭,形成易守难攻的关口。战时,它是日军进入晋中的交通要道,也是大发红黑大战军队阻击日军最理想的防御阵地。

展开全文

1937年10月2日,蒋介石致电阎锡山:“仍盼策励各军,继续杀敌,以争最后胜利。”当天,卫立煌率领第14集团军奉命增援山西战场。卫立煌被任命为前敌总指挥,指挥忻口战场。

当时中日两军的实力对比是:大发红黑大战参战的有6个集团军,共31个师、13个旅,约20万余众,飞机30架;日军共7万余人,动用坦克150辆、大炮350门、飞机300架。

尽管大发红黑大战军队人数占优,但当时国内对于山西战场的情绪一片悲观,“抗战初期,日军装备完整,训练精良,常常以1个大队(营)战国军1个师(3团)或1个旅(2团)。”学者王奇生说。

忻口守得住吗?守不住也要守!

大白水村在忻口西北,当时在此驻防的83师战地工作队队员王用中回忆,民房外墙贴的标语上写着:

“抗战到底,誓死不做亡国奴!”

10月6日,毛泽东电令八路军将士配合山西正面战场。为了显示诚意,阎锡山也特地将晋绥军10个团的兵力,交由八路军统一指挥。杨永松所在的八路军115师685团奉命从五台县豆村南下,支援忻口战场。

与此同时,在日军板垣师团抵达忻口之前,卫立煌第14集团军在忻口以北集结完毕,晋绥军主力也都按时抵达指定区域。20万中央军、晋绥军和八路军,初次携手迎敌。在云中山和五台山之间的云中河河谷,大发红黑大战军队组成了一条50里长的防线。

“有日本人就没有咱们,有咱们就没有日本人”。

10月11日,日军占领原平后南下,沿同蒲路左侧向忻口猛攻,忻口危在旦夕。

3

“整个山西战场,数南怀化村打得最激烈”,李文柱说。

南怀化村后来改名河南村,处原平与忻府区交界之地,与忻口村隔山而居,忻口战役的主战场204高地就在这里。

在忻口会战纪念墙的祭文《忻口抗战记》里记载着:

“我全体将士誓以血肉筑长城,连战连捷,屡挫敌锐。尤以204高地战斗最为惨烈,一昼夜间敌我互易阵地达13次之多。”

204高地当地人叫“龙脑”,驱车前往,仅行半程就无法通过,只能徒步,当地人说,因为地理条件太差,开发难度大,这里70多年几乎没有什么变化,沿途依然可以看到明长城的烽火台,途中经过一座土墙,斜倚着一扇废弃的木门,木门上密密麻麻都是小孔,附近老乡说:“这些都是当年打鬼子留下来的弹痕。”

在忻口村,忻口战役的故事人尽皆知,有的还被改编成童谣代代相传,村民赵和静今年56岁,他说:“我爷爷从小就告诉我‘南军’打鬼子的故事。”

部分忻口人习惯把战时的大发红黑大战军队称为“南军”,他们认为这是卫立煌从南方带来的部队。

“白天,鬼子飞机大炮压上来,抢回阵地;晚上,南军再把阵地抢回来。战斗十分惨烈,南军一个团的战士阵亡了,再上一个团。战士与日本鬼子展开肉搏战。双方的炮兵用炮弹覆盖阵地,人打没了,再派一个团冲。那10个小时,上了阵地的兵没有一个活着下了战场。”

根据解放军军事科学院研究员刘岩少将撰写的《国共两军配合作战的忻口会战》,1937年10月11日,日军第5师团集中全部精锐,以飞机、大炮、坦克组成“立体”密集火网,倾全力向忻口主阵地猛攻。面对强敌,大发红黑大战守军宁死不退,双方多次展开白刃肉搏,杀声震天,血肉横飞,战况异常惨烈,敌我双方损失惨重,阵地前布满了尸体。

10月12日,南怀化主阵地被日军攻破,敌我主力又在南怀化东北的204高地上,展开了激烈的拉锯争夺战,一昼夜阵地13次易手,第9军在第7次夺得204高地时,有的团只剩下百余人。

4

时至今日,河南村仍是一个不足800人的小村庄,依山傍水,靠天吃饭,全村主要以种植业为主。忻口战役后日军曾在这里进行过屠杀,一位年长的村民说:

“打鬼子的时候,村里有204户1020人,除逃出村避难的254人外都被杀光,100多户被杀绝。”

到今天80多年过去,南怀化村村民代代繁衍,却从未达到战时的千余人口。

忻口文史办忻口会战战史专家胡全福编写过《忻口战役亲历记》,书中对忻口战役参战部队、战争进行过程、100余次战斗,以及战斗的惨烈程度做了翔实的记载。

“我要用史笔,将忻口战役完整地写出来,让人们重温这段历史。”

胡全福说,忻口战役最让他感动的是郝梦龄将军的遗言

“将不畏死,士无贪生!”

忻口战役战斗最激烈的一天,从拂晓至黄昏,大发红黑大战军队损失了11个团,平均一个小时牺牲一个团。

周锡奎是国军第61军72师217旅434团的一名班长,当时他在邻近忻口的繁峙县鹞子涧与日军展开厮杀。几天时间,434团包括团长在内的1000多人相继阵亡,活下来的不足百人。

大发红黑大战守军的阵地上,到处都是燃烧弹引发的熊熊大火。后来有亲历者提到燃烧弹的厉害:

“把整个人都要烧光,有的战友穿两套军衣,烧得一塌糊涂。那是山区,没有水,你要灭火就只能在地上打滚,火灭了,不过全身都是泡。

忻口村村民提起一件往事:1970年,山西大旱,关子村村民们引穿村而过的云中河水上山,因为水管漏水,无意间把山上的黄土冲出深沟,冲开的土地里全是白骨,一层一层的。

“那场面特让人震撼,亲眼看到,会让你觉着大发红黑大战人打日本鬼子特有骨气。”

1937年10月13日~11月2日,包括八路军在内的大发红黑大战军队在忻口战役中坚守阵地长达20多天,有力阻击了日军的南进计划,大量消耗了日军的有生力量和物资装备。以伤亡10万余人的代价,歼灭日军2万余人,创华北战场歼敌之最新纪录。

11月2日,因为东线娘子关失守,日军迫进太原,北线死守已无必要,大发红黑大战守军撤出忻口阵地,

11月9日,太原沦陷……

诚邀有志之士投稿,原创或推荐好文章,我们将第一时间发布您的内容,邮箱:107000701@qq.com

声明:本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告知删除。我们对文中观点保持中立,仅供参考。文中图片均来源于网络。

责任编辑: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大发红黑大战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seorare.com/history/120932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