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原创 如果武松和潘金莲私通,结果会怎样?

武松打虎之后做了阳谷县的都头,还找到了亲哥哥。一家人团聚之后,问题来了。武松的嫂子潘金莲生得风流俊俏,正是青春好年华,却嫁给他哥哥三寸丁谷树皮武大郎。两个人天生的不般配,婚姻生活不和谐。恰好武松来了,武松正值青春好年华,又有打虎的力气,被潘

原标题:如果武松和潘金莲私通,结果会怎样?

武松打虎之后做了阳谷县的都头,还找到了亲哥哥。一家人团聚之后,问题来了。武松的嫂子潘金莲生得风流俊俏,正是青春好年华,却嫁给他哥哥三寸丁谷树皮武大郎。两个人天生的不般配,婚姻生活不和谐。恰好武松来了,武松正值青春好年华,又有打虎的力气,被潘金莲看在眼里。潘金莲勾引武松,武松偏巧不上套儿,还把潘金莲劈头盖脸训斥一顿,弄的潘金莲一个大红脸,还颠倒黑白,对武大郎说武松要非礼她。那么,如果武松和潘金莲私通会怎么样,还会有后面的血腥情节吗?

当然不会。如果武松面对嫂子潘金莲的勾引,没守住,就范了,两个人走到一起,那么,武大郎肯定不会对他的兄弟武松怎么样,也不能把他的媳妇潘金莲怎么样。虽然说,叔嫂私通有违社会道德规范,但在乱世,武大郎本身就懦弱,又守不住门户,以后必定出事,还不如“肥水不流外人田”,让他弟弟武松来顶门立户,武大郎自愿移居他处,把媳妇让给弟弟武松,这样一个新的家庭就建立了。武松娶了潘金莲之后,两个人都年轻,英雄爱美女,美女爱英雄,婚姻生活肯定和谐。武松又是能打死猛虎的好汉,是官府的都头,专门负责缉捕盗贼,就没人敢在武松门前沾花惹草,更不敢调戏潘金莲。如此一来,武松和潘金莲的美好婚姻就会持续下去,家里有武松这个英雄镇着,任凭潘金莲怎么水性杨花,也不会放浪到什么地步。再说,生活和谐了,潘金莲就不会出轨,老实本分地过日子。细想起来,武松和潘金莲才是绝配,而且能形成稳定的婚姻结构,不像武大郎和潘金莲的婚姻,一开始就潜藏着巨大危机。

展开全文

潘金莲手里的叉竿打到西门庆,西门庆正要发作,一看是个美人,身子就酥了半边。如果潘金莲是武松的媳妇,西门庆说什么也不会招惹她的。西门庆有钱有势,一打听就知道武松的出身以及做事的风范。他再怎么厉害也不比老虎厉害吧,何况武松一年以前在清河县一拳几乎打死本处机密,那拳头可不是吃素的。西门庆不敢招惹,靠说媒赚外快的王婆更是不敢招惹,一旦把潘金莲和西门庆说到一块去,依照武松的脾气,肯定要把西门庆杀死而后快,而且要以正义的名义打这场婚姻保卫战。西门庆有好几个老婆,不至于为了潘金莲把命赔上。王婆可以给别人说媒,就是不能设计让潘金莲入套儿。他可以把别人家的妖娆妇人介绍给西门庆,免得讨武松打。本来就老了,惜命最重要,不至于为了介绍一桩婚外恋把老命赔掉。无论是西门庆还是王婆都会盘算,都会把性命考虑在先,事实上,他们之所以敢招惹潘金莲就是因为他们不怕武大郎,而且背着武松,不让他知道,还给武大郎来了个死无对证。按照西门庆的办事逻辑就是花钱能买通官府,能左右局势,在他眼里,一条人命算什么,何况害死的又是三寸丁谷树皮武大郎。他们把武松想得太简单了,才心怀鬼胎害死武大郎。如果武松娶了潘金莲,就没有西门庆什么事了,武大郎也可以保住性命。

武大郎可以搬出去住,每天卖卖炊饼,也可以勉强糊口。武松在衙门里当公差,挣了钱也可以接济武大郎,让他生活好一点,这样兄弟之间不会为了一个女人而闹翻,再怎么说也是亲兄弟,打断骨头连着筋呢。潘金莲原来是个使女身份,出身低微,主人要招惹她,他告诉了主人婆,自己绝不依从主人。那个大户主人因此怀恨在心,倒赔嫁妆把她嫁给了武大郎,有惩罚她的意思。武大郎和潘金莲并不般配,而他的兄弟武松却和潘金莲般配,只是武松囿于封建道德,不敢越雷池一步。如果他和潘金莲成了一家子,就会好好过日子,武大郎不会有太多的反对。毕竟,武大郎降不住潘金莲,也打不过武松,如果用道德来说服武松,那么事到临头才会知道,道德就是虚伪的面具,禁不住推敲的。武松既然敢和潘金莲私通,就不怕什么道德的谴责,更不怕人们非议。只有如此,才会维持各方面人物关系的平衡,才不至于让武松大打出手,杀人见血。如此促进和谐社会发展,有什么不可以的呢?有的经济落后的地区,消息闭塞,兄弟两个甚至三个合娶一个媳妇,虽然有违社会道德和法律,但是现实条件制约,尤其是家庭经济条件制约才是需要考虑的因素。在大宋,男人娶媳妇并不需要什么特殊的证明,甚至可以买媳妇。宋江就买了阎婆惜做外宅,婚姻生活不和谐,也不知道珍惜阎婆惜。武松要和潘金莲私通,谁也拦不住。两个人私通,进而一起生活,才是和谐之道。

武大郎家经济条件并不好,他在清河县被人家欺负,带着潘金莲搬到阳谷县来赁房居住。他卖的是炊饼,属于小本买卖,潘金莲没工作,在家里闲待着。如此一来,富贵大户西门庆就可以使钱让王婆把潘金莲约出来,勾搭成奸。而武松是衙门里的都头,属于吏,是编外人员,挣着一份薪水,他从武大郎家里搬出去的时候,武大郎家又陷入经济困顿,而且隐藏着巨大的经济危机,早晚要出事。武松和潘金莲私通,就会把工资交给潘金莲,比武大郎卖炊饼挣的钱要多得多,小日子也就过得开了。事实上,武松对于潘金莲也不是一点心思都没有,他杀潘金莲的时候,把潘金莲放在灵床上,用刀子在潘金莲脸上抹来抹去,待潘金莲说了实话之后,他用两只脚踏住潘金莲的两只胳膊,扯开胸脯衣裳,动了刀子。这些动作都带着些许的暧昧,而且很让人费思量。对待坏女人就应该用下流的手段吗?不一定的。既然这样,为什么当初不和潘金莲私通呢?武松下作的动作出卖了他自己,他是想和潘金莲私通的,只是,没有挣脱道德的枷锁。

武松和潘金莲私通,就会男女和谐。不会造成后面的血案,也不会大闹飞云浦,血溅鸳鸯楼,也不会轻易上梁山。那样,就没那么多精彩的情节了,书就不好看了。但事实并不是小说的虚构,而是实实在在的生活真实。谁能一辈子打打杀杀呢?过安稳日子才是正道。如此看来,武松啊武松,当时确实糊涂了。

责任编辑: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大发红黑大战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seorare.com/history/120933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