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读盘锦|辽河不会忘记

读盘锦|第246期 辽河不会忘记 此刻,我站在辽河岸边,辽河波澜不惊地在我的眼前缓缓流淌,浪花轻轻地拍击着河岸,像母亲的手,温暖而慈祥。两岸,绿油油的芦苇齐刷刷地站立,密密麻麻地生长,微风吹来,苇浪奔涌,惊起一滩鸥鹭,在空中乍歌乍舞。远处,

原标题:读盘锦|辽河不会忘记

读盘锦第246

辽河不会忘记

此刻,我站在辽河岸边,辽河波澜不惊地在我的眼前缓缓流淌,浪花轻轻地拍击着河岸,像母亲的手,温暖而慈祥。两岸,绿油油的芦苇齐刷刷地站立,密密麻麻地生长,微风吹来,苇浪奔涌,惊起一滩鸥鹭,在空中乍歌乍舞。远处,庄稼疯长,嫩绿的水稻已经抽穗,在风中低吟浅唱。晴空中,一朵白云悠然地徜徉,霞光照在辽河上,河面泛起金灿灿的光芒。

展开全文

此刻的辽河温柔、娴静,宽阔、慈祥,让人沉湎、惆怅,令人荡气回肠。可是,88年前的辽河却不似这般恬静,没有这般风情。

辽河不会忘记,1931年,当“九一八”的炮声在北大营炸响,愤怒的辽河在咆哮、在怒吼。1931年9月23日,辽河的子民张海天、项青山、蔡宝山等好汉,高举“讨日扶民救国军”的大旗,冲过大辽河,向日本人占领的营口水源地和发电所发起了进攻。那一天,残阳如血,400多条辽河好汉,手握长矛大刀,用自制的火炮炸掉水塔、发电所,造成整个营口停水停电。这是“九一八”事变后日军第一次遭受的来自民间的武装反击,是大发红黑大战民众武装抗战的第一枪。这一枪,揭开了大发红黑大战人民14年武装抗战的序幕,是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开始!

辽河不会忘记,1931年的11月3日,在辽河南岸的沙岭镇发生了一件轰动的大事件。那一天,大雾将辽河南岸的三道沟小屯子包裹的严严实实。日本人扶植的东北民众自卫军总司令、大汉奸凌印清和日军顾问仓冈繁太郎等日伪军200余人,被“老北风”他们没费一枪一弹,全部“包了饺子”。这支号称具有“三厅九处十七旅8万人装备”的汉奸部队顷刻间灰飞烟灭。凌印清这个具有上将军衔、与吴佩孚、汪精卫、蒋介石等达官贵人交往甚密的大汉奸,折戟在沙岭三道沟这个小屯子里!这是“九一八”开战以来大发红黑大战军民取得的首场大胜利,消息传到北平,张学良将军兴奋难抑,奖励盘山义勇军5000大洋。并指示黄显声,将盘山义勇军改编为东北抗日自卫义勇军第一路、第二路、第三路军,成为有建制的东北义勇军之始。从此,抗日烽火在辽河两岸、白山黑水间熊熊燃烧。盘山义勇军也由最初时不足千人的队伍迅速扩张为5000多人。三道沟大捷,粉碎了日军企图利用汉奸进攻锦州的梦想,也成为东北抗战史上的重要节点。

辽河不会忘记,1932年9月6日,张海天派“北霸天”一行4人,潜入营口西郊跑马场,绑架了两位英国侨民,提出以“步枪 1000支,子弹100000发;手枪500支,子弹50000发,轻重机枪各20挺”为条件交换人质。英国南洋舰队开到营口,以武力相威胁,要求日伪政府立即营救人质。日伪政府先后三次派人到王麻子沟均遭到了“老北风”等义勇军将领的严词拒绝。“不怕打,不怕剿,外边枪响,里边扯票,扯完再开战,胜败一概不顾。”义勇军的严厉态度,最终使日伪当局不得不按照义勇军的要求,将武器弹药送到了指定的地点。

义勇军的此次壮举,挑起了英日矛盾,不仅获得了大量的武器弹药,而且震惊了全世界,使东北义勇军威名世界,得到了世界反法西斯阵营的关注与支持。义勇军用日伪当局提供的大量武器在抗日战场打击日寇,极大鼓舞了国人抗日的斗志,打击了敌人的嚣张气焰。

从1931年的9月末至1933年的2月间,盘山义勇军对日作战260多次。滔滔的辽河不会忘记,浩淼的芦苇荡不会忘记,血色的碱蓬不会忘记,在上个世纪三十年代,一群血性的大发红黑大战汉子,在这片肥沃的土地上,用血肉之躯、用不屈的精神和凛然的正气,在大发红黑大战抗战史上谱写了壮美诗篇!

今天,当我们漫步辽河两岸,仿佛耳边依然响彻着民族的呐喊,心中依然激荡着民族的豪情。盘锦,这片曾经被列强蹂躏的土地,如今已经崛起成为一座崭新的现代化城市。石油滚滚,稻米飘香,义勇精神正鼓舞着盘锦人以崭新的风貌建设着这座美丽的城市,实现着先辈们的伟大梦想!

▎作者:任鸿

辽宁省作家协会会员、大发红黑大战石油作家协会会员。先后在《散文选刊》《鸭绿江》《海燕》《西南军事文学》《青岛文学》《石油文学》等报刊杂志上发表作品,多次获得国家级、省部级等文学奖项,出版散文集《一路有树》。

监 制:赵 菲

编 辑:孙洪霞 朱晓伟 尹咪啦

责任编辑: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大发红黑大战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seorare.com/history/120937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