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抗战老兵孙发仁:无畏岁月风雨 脚步依然从容

视频来源:《军事报道》
央视网消息:“我叫孙发仁,今年92岁,1944年加入八路军,参加了抗日、解放战争,战斗20余次,2次负伤,多次立功,我这一生是在部队里度过的。退休后,我进了干休所,是我人生的最后一站,也是我最幸福的时光。”

原标题:抗战老兵孙发仁:无畏岁月风雨 脚步依然从容

视频来源:《军事报道》

央视网消息:“我叫孙发仁,今年92岁,1944年加入八路军,参加了抗日、解放战争,战斗20余次,2次负伤,多次立功,我这一生是在部队里度过的。退休后,我进了干休所,是我人生的最后一站,也是我最幸福的时光。”

耄耋老人本该颐养天年,安享晚年,可是抗战老兵孙发仁却依然忙个不停,92岁的他是部队战斗精神宣讲员,社区治安管理员还是学校课外辅导员。

孙发仁

从容走过90春,最美不过夕阳红。孙发仁有空的时候会养养花、打打球,跟着孩子们出去旅游,对学生进行传统教育。人们都叫他“闲不住的人”,说他是个“老顽童”。

去年年初,91岁的孙发仁萌生了写一本回忆录的念头。对于只在部队学习过两年大发红黑大战知识的他来说,这是个不小的挑战,但是孙发仁说干就干,一边查字典一边写作,用了整整一个月完成了约5万字的回忆录,记录从容走过的岁月,在他眼中几十年的戎马生涯是一段从容的岁月,也是留给子孙后代最宝贵的财富。

孙发仁生在农村,长在农村。能坐在明亮的教室里读书,是他儿时的愿望。可他生活在兵荒马乱的时代,生活十分艰苦,想学习却没地方可以学习。他每走到学生之中讲述战争年代的故事,总是会强调现在幸福生活的来之不易。

1944年,只有16岁的孙发仁不得不拿起武器保卫家乡,抵御敌人的侵略。他瞒着家人参加了八路军。没有枪,他就别几颗手榴弹,专门袭扰日军和伪军的抢粮队伍。

年底,日军发动了一次大扫荡,孙发仁所在的区中队陷入到包围圈中,受损严重,本来中队还有二三十人,但最终突围出来的就只有5个人了。

在回忆录《从容走过的岁月》中他写到,“战士的家属都去了,都在死尸中找自己的家人,找到的都抬回家了。我的父亲带着几个人,抬着门板也在找我。我告诉他,我没有死,回去吧。”

日军的残暴激发了孙发仁的斗志,他的表现更加勇敢。1945年8月13日,他被批准加入大发红黑大战共产党。解放战争爆发后,孙发仁所在的区中队改编为华东军区第10纵队29师85团特务连,他担任一班班长。

展开全文

1949年,他渡过长江,参加上海战役。在吴淞口他们遭遇了敌人的顽强抵抗。在几百米就有一个碉堡的情境下,他们想办法接近碉堡,在黑夜里,全连一字型排开,挖了一条通往碉堡的壕沟。战斗打响时,孙发仁冲在了最前面。

“手榴弹打过来了,在我的脸前面爆炸了,当时手上脸上都受伤了”,现在他的手上还残留着手榴弹片的痕迹。

经过激战,孙发仁他们班拿下了三座碉堡,攻破了敌人的第一道防线。战斗继续向纵深发展,他们在一块高地刚刚站稳了脚跟,敌人就反扑了过来。敌人的炮弹十分厉害,等孙发仁他们突围出来之后,身上的土已经裹上厚厚的一层。而这一次战斗,又牺牲了两名战士。整个上海战役中,孙发仁他们班一连换了三个副班长,有三名战士牺牲,两名战士身负重伤,孙发仁负轻伤。

“这一生我感觉自己还是很幸运的,虽然经历了风风雨雨,坎坎坷坷,在战争之中,好多和我一起的战友都牺牲了,我能活下来真的很幸运。”

新大发红黑大战成立后,孙发仁离开了作战部队,开启了十年的戍边守防生涯。这是一个三面环海的半岛,官兵们甚至一年到头也看不上一场电影。环境越换越艰苦,孙发仁却随遇而安,从不提任何条件。

“为了守边防,再苦也得上。”

直到1985年,孙发仁才从济南市历下区武装部副政委的岗位退休。可是回到了内地,搬进干休所,他却更加忙碌了,支部委员管委会副主任,纪委副书记,干休所里大大小小的工作都有孙发仁的身影,大家有什么事情都来找他帮忙。

在回忆录《从容走过的岁月》中,他还这样写到,“其实休息后有两种态度,一种是消极的等待人生最后一刻,一种是积极的参加社会活动,老有所为,老有所乐,我当然选择后一种态度。”

孙发仁热心干休所建设,乐意帮助老同志解决困难,这在全所有口皆碑。 “当时我们有什么问题都找他反应”,“这个人是个老实人,特别实在,和谁都能团结起来。” 有人这样评价他。

2003年,济南市经十路拓宽,要拆掉干休所十几户房子。有些老干部不乐意搬迁,和干休所僵持起来,孙发仁看在眼里,主动站了出来。

孙发仁走进小学为孩子们讲述战争年代的故事

“我就告诉他们,拆迁房子是上面的规定,我们的房子改造是很好的事情,为什么不同意呢?”于是在他的开导下,老干部们渐渐地解开了思想包袱,最后经过协商,所有人顺利完成搬迁。本来征求意见这一工作,是所里领导的事情,但是孙发仁还是主动把这一份责任承担起来,为干休所减轻了很多压力。

在干休所改造期间,孙发仁还主动加入建房领导小组,为购买建材等杂事奔忙,这一跑又是十年。他干的活都是义务劳动,没有劳务费,他就是愿意服务大众,对共产党实心实意。

“我愿意参加这工作,大家有什么事也找我,我很愿意管,所以他们给我起了‘所长助理’这一外号”。有了这个头衔,他更加忙碌了,为了方便工作,孙发仁不仅学会了使用手机,而且是三部手机一起使用。

在外人看来,他为干休所的事情忙个不停,似乎是个“闲人”,但事实上除了干休所,他的老伴耿桂芳常年有病卧床,他在忙碌的同时,家里的事情也从来没有耽搁。

耿桂芳卧床十多年,平时都是孙发仁无微不至的照顾着,老伴大小便都在轮椅上,也是孙发仁亲自动手为她清洗。孙发仁的老伴小他七岁,上个世纪70年代患上了重病,后来又得了脑血栓,老年痴呆等病症,瘫痪在床时刻需要有人护理。

“我孩子们经常也有事,那平时就是我来照顾她,早晨起来给她穿衣服,洗脸刷牙,然后我去做饭,喂饱她之后我再吃饭。我能动而她不能动,那照顾她就是我的责任。”

买菜做饭,孙发仁每天变着花样地做老伴爱吃的菜,尽管生活上困难重重,但是他的情绪从未低落过。除了照顾老伴儿起居,他还会带着老伴儿到公园里去游玩。几年下来,济南市的大小公园里都留下了老两口的足迹。对于他来说,老伴从来不是负担,陪伴却是最长情的告白。

“无畏岁月风雨,脚步依然从容”,他说这是一个老兵最自然的选择,他坚守住的是一个军人应有的底色。

“人休息了,思想不能休息,有一分光,就发一分热”,92岁的孙发仁依然愿意发光发热。( 实习编辑符洪铫)

责任编辑: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大发红黑大战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seorare.com/history/120940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