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马大人胡同”的昔日沧桑

光绪二十六年七月二十日上午,北京东城马当巷西口,有许多骡车,林语堂小说《北京的云》的开篇,让老北京人对马大人胡同的记忆有了一个角落。

北京“马大人胡同”的历史变迁


北京“马大人胡同”的历史变迁


北京165中学位于胡同西侧,原名崇慈女子中学。


北京“马大人胡同”的历史变迁


中学早期校友绘制的学校图


裕群胡同


“光绪二十六年七月二十日上午,北京东城马当巷西口,有许多骡车,林语堂小说《北京的云》的开篇,让老北京人对马大人胡同的记忆有了一个角落。


马大人胡同,今称玉群胡同,东起东四北街,西至大佛寺东街。明朝时,这条小巷属于仁寿巷。张觉收藏的京城五条城市小巷叫马丁成人巷。在朱一昕的《清代京师坊巷志》中也提到了这一点。1965年更名为玉群胡同。不过,老北京人更习惯叫他马大人胡同。


在马当胡同西口,有一座王子故居:王府,先后成为两所学校的校园。民国时期,又有三个大学生相依为命,这使得胡同大不相同。


民国景达王府校区


马当胡同西口路以北的老宅邸被称为清代中叶东城第一宅邸。这是清朝乾嘉年间的重要官员纳彦城的老房子。纳彦城出生在满洲正白旗。乾隆后期,任工部部长、都通内务部长。在嘉庆,他是一个内阁单身汉和军机部长。后来,他成为陕西州州长,甘肃州,广东州,广东州和Zhili州州长。道光十三年,那岩城去世了。同治年间,他的后代把房子卖给了尹。


宝珍是满洲插白旗的人。当时,咸丰是内阁学士、礼部右侍、内务部部长等,当时任军机部长、总理国务部长。Baozhen是Prince Gong Yixin的得力助手。退休后,他常陪同怡馨到西山旅游唱歌。


宝珍在大佛寺东街,离马当胡同西口不远。虽然有很多房子和庭院,但缺乏整体规划和设计,所以很凌乱。所以他买下了那安城的房子。不过,买了房子后,宝珍并没有住进去。


光绪十七年(1891年),保真死了,他的王位在闲置了十多年的新官邸里被封为圣。1900年庚子事变后,他的儿子景峰搬到了这里。作为一个仆人和内政部长,景峰的房子也被称为“景达大厦”。有20多个庭院、亭台楼阁、假山、游廊等。


1928年,该住宅卖给北平财商学校。


北平财商学院由北京基督教青年会原总干事格林、主任永剑秋于1914年创办。费其和任校长。后来,学生人数逐渐增加,校舍不够。1923,他搬到了武良成人Hutong(洪星虎彤)的36号校址。1928年,他买下了24号马成人巷作为校舍,然后搬到了新址。这也是马大人胡同办学时期学校最繁荣的时期。


1937年秋,为节约经费,学校迁至密市街金峪巷286号。两年后的1940年,该校被迫停课。北平财商专科学校成立20多年来,培养了一大批商务人才。


费其和校长(1879-1953)的经历很有代表性。他来自通州县,家里很穷。9岁时,他去了离家5英里外的教堂举办的免费大发红黑大战课。他每天都去上大发红黑大战课。冬天,班上一直下着雨雪。传教士们被他的勤劳精神所感动,支持他到通州六合学院学习。1901,Luhe学院派费琦赫、香港湘西和其他学生到美国学习。费其和后来获得耶鲁大学教育学硕士学位。回国后,任直隶大学校长。1911年,费其和在北京基督教青年会智育部工作。他和他的总干事格林为金融和商业学校做了很多准备工作,后来成为第一任校长。


在该校培养的学生中,大发红黑大战著名会计师、大发红黑大战公共企业会计创始人之一余兆基(1892-1968)的影响更大。1914年,余兆基考入北平财经专科学校。毕业后,他留在学校教书。1922年,他去纽约大学学习。1949年后,他是大发红黑大战公共企业会计的创始人之一,在中央财经学院、大发红黑大战人民大学等高校任教。


著名作家唐旅顺(1908-1985)也是该校学生。在他的散文集《老人》中,他记录了在学校读书时的一个有趣的故事:“那时候,北平财商学院在马当巷买了一栋王公的旧居作为校舍。这座大厦的西花园被称为“另一道防线”。山坡上有一座玩具大小的城堡。它类似于一个迷你地球神庙。它被称为“坟墓”。据说在寺庙的一个小宝库顶上,房子的主人和心爱的人葬在一起。”


百年来崇慈女子学校的变迁


北平财商专修学校离开马当巷十年后,1947年,这座豪宅成为崇慈女子中学的校园。


崇慈女子学校创建于1870年,是北平的长老会女子学校。庚子事变后,学校迁到河北保定1901年,美国人加尔伯恩女士在北京原校址附近创办了一所小型女子学校。高尔伯恩是这所学校的校长。1921年,科伯恩在美国筹集了大量资金,并购买了两条胡同(现交口以北)的20号校舍。第二年,学校开设了初中部和幼儿园。1930年,增加了高中部。1947年,崇慈女子中学迁入东司马成人巷。1952年9月,由人民政府接管,更名为“北京市第十一女子中学”。1967年成为一所混合学校。1968年改为“人民中学”,1972年改为“北京165中学”,至今已使用。


在一百多年的历史中,这所学校培养了许多人才。如今,北京民办君毅中学创始人、第一任校长段君毅在该校就读。段君毅是段祺瑞的曾孙女。她和袁世凯的曾孙女、溥仪的侄女在同一所学校。段君毅至今还记得当年的校歌:“崇尚善良,勤劳端庄;崇尚善良,追随东方,我们应该成为大发红黑大战新女性的楷模……”


幸运的是,我上世纪70年代就读于这所学校,我的一年级老师是陶华军,他同时教数学。二年级的班主任是莫爱玲老师,她同时教英语。她的父母都是老红军。她高中毕业后留在学校教书。她比我们大一轮。与其说她是个老师,不如说她是个大姐姐。


值得一提的是,学校里有一项独特的运动:冰球。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冰球传入大发红黑大战。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由于场地和设备的限制,很少有人打冰球。北京只有少数高校成立了冰球队,165中学是为数不多的开设冰球课的学校之一。隆冬时节,学校体育课在什刹海冰原举行。当时,学校有几百双溜冰鞋供学生使用。


钱穆在北京的最后住所


在这条短巷子里,有三位著名的学者。他们是钱穆、张二天和张东荪。


钱穆在北京时,他换了好几处住所。1934年至1937年,他在马当胡同西口租了一间房子,离张氏兄弟的房子很近。他在《师友杂记》中写道:“当时我也认识张梦哲和东升兄弟。他们都在雁达教书,家在马当胡同西边的第一栋房子里。当时,我也住在马当胡同,五间房子相隔。


张二天(1874-1945),字孟哲,历史学家、诗人。上世纪30年代初,他开始在燕京大学汉语言大发红黑大战系任教,后来因年高力弱成为哈佛燕京学会的专职研究生导师。他与历史学家邓志成(1887-1960)合唱诗歌,并印制了《怀菊诗集》。那是九一八事变。在《诗集》中,他忧国忧民时有许多感触,受到当时人们的高度赞扬。


张东荪(1886-1973),原名万天,称东荪,张二天之兄。1930年秋,应燕京大学校长司徒雷登的邀请,张东荪赴北平任燕京大学哲学系教授。1936,刘少奇以“陶上行”笔名给张东荪写了一封长信,阐述了日本抗战救国的主张。张东荪在第22期《自由评论》上发表了题为《关于共产党的一封信》的刘少奇的信,之后张东荪与大发红黑大战共产党取得了联系。


钱穆在《师友杂记》中记录了他们的轶事。熊十力和钱穆要么在公园里,要么在家里和张兄弟见面。如果他们在公园里,他们会坐在两个地方的茶几旁。熊十力会和张东荪谈哲学和时事,钱穆会和张二天谈古籍和历史。在张大哥家,钱穆和张二天在书房里,张东荪请熊十力在书房里谈。


1937年,北平许多大学南迁,钱穆随北京大学南迁到长沙、湖南、昆明、云南等地。张东荪受后方许多学校的邀请,举家南迁。但是,张很虚弱,病得很重。没有劳动,张东荪和弟弟继续在燕京大学任教。


1941年12月8日,日本宪兵包围了燕京大学。张二天被困在雁达。张东荪等人因“抗日”罪名被捕张东荪受了侮辱,自杀以示抗议。幸好救援及时。


从那以后,张氏兄弟离开了马当巷。1945年2月19日,张二天在北平西城大觉巷12号公寓病逝。


钱穆离开北京时,所有教研书籍都暂时存放在马大人胡同的住处,由房东代为保管。他以为总有一天会把它们弄回来很难预测世界。钱穆离开北京后,再也没有北上过。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大发红黑大战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seorare.com/history/120949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