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西厢记》背后的历史真相_大发红黑大战历史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西厢记》相信大家多少都有所耳闻,书中的崔莺莺和张生敢于冲破封建礼教束缚的精神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西厢记》相信大家多少都有所耳闻,书中的崔莺莺和张生敢于冲破封建礼教束缚的精神,以及“愿普天下有情人都成眷属”的思想,深深吸引着历朝历代的观众。然而,故事背后的历史真相,却是一段始乱终弃的悲剧。
     

     
     书中张生的原型其实就是唐代的大诗人元稹,他的名气很大,因和白居易共同倡导了新乐府运动,世称“元白”。
     
     
     元稹当年为了参加科举备考,曾借住在姨母家一段时间,由此就发生了《莺莺传》。两人第一次相见时,元稹二十三岁,未尝近女色,而崔莺莺十七岁,长得那叫一个艳丽动人,瞬间就惊到了元稹。于是乎,对其展开了猛烈的攻势,最终成功拿下。
     
     
     然而,元稹虽在温柔乡,但却始终没忘记自己的科举仕途之路,而崔莺莺似乎也已经预感到了元稹的不可靠。数月后,元稹又去姨母家小住,再度与崔莺莺相聚,可分别时却不是诉衷肠,而是只叹息,她察觉到了元稹的诀别之意。
     
     
     那么元稹为何能够如此迅速就抛弃了崔莺莺呢?那是因为他去长安科考成功后,深得当时太子少保韦夏卿的赏识,权势之下和他的女儿韦丛结了婚,并被选为了校书郎。
     

     
     义无反顾地离开后,或是出于思恋,亦或是出于良心不安,元稹曾给崔莺莺寄过信,还捎去过胭脂等物。崔莺莺回信感人至深,“则当骨化形销,丹诚不泯,因风委露,犹托清尘。存没之诚,言尽于此”,同时还回赠了一从小佩戴的玉环和一枚竹制的茶碾子,希望“因物达情,永以为好”,还再三嘱咐元稹千万珍重。
     
     
     可元稹却竟然拿着崔莺莺的回信向他的那些朋友们炫耀。更不可思议的是,元稹为了给自己解脱,还将崔莺莺比作妖魅、尤物,并将自己离开莺莺的动机,说成是“予之德不足以胜,是用忍情”。
     
     
     后来元稹还曾利用出差的机会,以表兄的身份去探望过已为人妇的崔莺莺,这一次,崔莺莺没再与他相见。元稹动容地恳请,莺莺也只是写了两首诗给他,并且劝诫他要珍惜眼前人。
     
     
     元稹也确实做到了,他和韦丛婚后一直恩爱有加,可惜的是仅仅只过了七年,韦丛就病逝了。元稹写下了不少感人的诗歌来悼念亡妻,其中多句被后世传颂,比如“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等等。
     
     
     然而,就在韦丛病逝的同年,元稹又和当时著名的女诗人薛涛开始了新的感情。
     
     
     当时,元稹作为御史被派去蜀中,薛涛为蜀中的官妓,经常被派去接待元稹。薛涛长得漂亮,又通音律,善诗文,早就名声在外,元稹还没见到她时便早已钦慕不已,可想而知在交往过程中的炽热。一年后,元稹离开时,蜀中节度使没有发话让薛涛跟他走,元稹也不敢带她走,二人只能是断肠惜别了。
     

     
     再后来,旅途中因为和宦官争驿馆的房间,元稹被宦官用马鞭抽打而遭贬黜,唐朝后期宦官专权已经十分严重了,所以由此开始了十多年仕途的颠沛流离。一直到唐穆宗登基,元稹这才重新被重视。
     
     
     元稹在离开蜀地后,便没有再与薛涛见面,一直到十三年后,元稹被外放到浙江时,他这才想起来去接薛涛。可此时的薛涛早已换上一袭灰色的道袍,独居浣花溪。
     
     
     元稹的第二任妻子裴氏是在韦丛死后两年娶的,夫妻仍旧相敬如宾,可元稹始终没能和薛涛团聚,这并不是因为裴氏的阻挠,而是元稹所在的官府又来了新人刘采春。她虽说不如薛涛会写诗,但比薛涛漂亮很多,同时歌声也更为优美,名震一时。于是乎,元稹移情别恋,又为她所倾倒了。
     
     
     至于刘采春之后,元稹又有何新欢,我们就不得而知了。“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元稹在女人丛中穿行,却懒于回顾,不知道懒于回顾的原因是为了谁,是崔莺莺,是韦丛,是薛涛,还是后来纳的妾。
     
     
     相比于元稹,崔莺莺才是真的懂得爱情。爱情来了就真心去爱,被抛弃后又劝他珍惜眼前人。
     
     
     或许是后人都同情崔莺莺,于是这才有了《西厢记》中那个美好的结局吧。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大发红黑大战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seorare.com/history/120970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