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历史上的孟尝君&“风险投资家”孟尝君13—《历史的个性:江湖》

苏代的“鬼故事”虽然并不可怕,但是很深刻,这个“鬼故事”借用泥人和桃木人的简单对话提出了一个深刻的命题:人从哪里来,到哪里去?人生安身立命的根本是什么?

(二十五)

就这样,孟尝君的食客越来越多,在战国江湖上的名头也越来越响。孟尝君的江湖地位和名气逐渐引起了秦昭王的注意,而公孙弘这次出使秦国更加强了秦昭王对孟尝君的印象和兴趣。这位秦昭王就是武安君白起的老板(见《历史的个性•兵家》白起篇),在他在位的五十三年里通过持续不断的战争消灭了当时大发红黑大战十分之一还要多的人口,从而奠定了后来秦国统一天下的基础。从武安君白起的一生境遇来看,这位秦昭王对人才不仅高度重视,而且奉行如果我不用别人也别想用的用人底线。秦昭王七年,这时的秦昭王还相当的年轻,不过他已经开始了对魏国和楚国的战争,年轻的秦昭王此时认识到了孟尝君的价值并决定一定要让此人为我所用。

 

从秦国远交近攻的战略分析,楚国和魏国都是秦国的邻国,而齐国与秦国之间隔着魏、赵和韩三国,所以拉拢和稳住东方最强大的齐国是当时秦国必须实现的战略目标。而孟尝君及其家族在齐国的威望和实力都足以影响齐国的对外政策,因此引进孟尝君就是当时秦昭王的阶段性战略的一部分。为了引进孟尝君,秦昭王甚至不惜派出了泾阳君去齐国作为人质,请求见到孟尝君。

 

事实上,这位泾阳君就是秦昭王的亲弟弟,只不过此时秦昭王对他不待见,所以就拿他来换孟尝君。虽然秦昭王不喜欢自己的弟弟,但是以一位秦国王族核心成员来换孟尝君,也足以说明秦昭王对孟尝君的重视。孟尝君在齐国的薛城,而秦昭王远在秦国的咸阳,秦昭王要见孟尝君当然是请孟尝君去咸阳见他。当时的孟尝君也很年轻,他早就注意到了这位一心称霸的老板,所以从内心的抱负出发孟尝君非常向往咸阳。

 

我们知道在秦昭王统治时期,秦国对外的扩张非常迅猛,可以说是一年一个样,十年大变样。所以当时有理想、有能力的人才,特别是政治军事人才对咸阳的向往如同今天的电影明星向往去好莱坞发展一样,非常流行而且主流。此时的齐国国王齐湣王似乎也不愿意得罪秦昭王,他对秦昭王到自己的地盘上挖人才的做法并不反对,而且非常配合。

 

就这样,孟尝君决定去咸阳了,这下急坏了孟尝君手下的食客们,长期饭票要跑了,食客们绝不能答应。有句俗话说得好,我们吃饭是为了活着,但是我们活着不是为了吃饭,食客们也一样,尤其是那些孟尝君重点培养的精英食客。他们跟随孟尝君多年虽然解决了吃饭问题,甚至还解决了家庭的经济问题,不过他们最终追求的是随着孟尝君的步步高升而有机会实现自己的平生抱负。

 

只要孟尝君留在齐国,凭着显赫的家世和名声以及过人的能力,孟尝君步步高升毫无悬念,这样追随孟尝君的食客们跟着孟尝君同步前进也就十拿九稳。但是如果孟尝君一旦离开齐国去秦国,那么今后即使孟尝君在秦国飞黄腾达恐怕也很难安置这么多自己的嫡系亲信。于是食客们想尽一切办法和理由劝说孟尝君,晓之以理、动之以情,总之一句话:孟尝君去咸阳那就是肉包子打狗,小绵羊跟大灰狼搞对象。孟尝君是个意志坚定的人,他不相信自己是肉包子或者小绵羊,所以对大家不厌其烦的劝说逐渐由不屑到厌烦。食客们没办法了,于是请来了当时著名的纵横家苏代,请苏代出马劝孟尝君悬崖勒马、回头是岸。

在战国时期,苏代的口才如同白起的用兵一样,所向披靡。这次苏代出马充分展示了苏派纵横家借力打力、因势利导的内家功夫,成功地阻止了孟尝君一厢情愿的幻想。苏代见到孟尝君的时候,孟尝君一眼看穿了苏代眼里想说服自己的欲望,红尘中的人们眼里都有欲望,未遂的计划就是欲望,遂了的欲望就是事实,此刻苏代的说服还只是一种欲望。

 

身为职业老大,孟尝君的主要工作就是利用和控制人们的欲望。孟尝君先下手为强,先开口堵死了苏代的说服通道,“人事者,吾已尽知之矣;吾所未闻者,独鬼事耳。(关于人的事我都知道了,只有鬼的事我没听说过。)”孟尝君的话里有情绪,食客们的理由和想法孟尝君怎么可能不了解,重复的故事就是唠叨,不仅小孩子不爱听,老大们也不喜欢。孟尝君要听“鬼故事”,纵横家绝不能拒绝,只能因势利导。

 

(二十六)

苏代说:“我来见您,不敢跟您说人的事,就是要跟您说说鬼的事。”孟尝君不能拒绝自己要求的鬼故事,于是他请苏代坐下开始讲“鬼故事”。苏代的“鬼故事”并不大发红黑大战,准确地说苏代的鬼故事更像一个寓言。

 

苏代说:“这次我来到齐国,渡过淄水的时候听到了桃木人和泥人的对话,桃木人对泥人说,‘你本来是淄水西岸的泥土,被塑造成了人形,到了八月雨季来临开始下雨的时候,淄水就要涨起来了,你也就要被大水冲得失去人形了。’泥人反驳桃木人说‘不对,我本来就是淄水西岸的泥土,就算被大水冲了也不过是回归到了淄水西岸,我还是我。而你就不同了,你本来是东方的桃木,被雕刻成了人形,到了雨季发大水的时候你就要被淄水冲走了,最后漂到什么地方你自己都不知道。’”

 

苏代的“鬼故事”虽然并不可怕,但是很深刻,这个“鬼故事”借用泥人和桃木人的简单对话提出了一个深刻的命题:人从哪里来,到哪里去?人生安身立命的根本是什么?这样深刻的“鬼故事”非常符合孟尝君少年老成的深刻审美情趣,所以孟尝君听得很认真,并且非常自然地接受了苏代的暗示和引导,在思想深处开始了思考。

 

苏代破题了:“现在的秦国,是四面树敌的国家,这样的国家就像虎口一样。如果您到了秦国,我实在不知道您最终的归宿在哪里。”

 

本来孟尝君就是那个泥人,他的血统和身世都来自齐国,他的声誉和威望都建立在齐国,如果离开这个根本他就只能像那个桃木人一样随波逐流。那样的人生也许很激情,但是也很危险,最要命的是孟尝君只是像桃木人而并不是桃木人,当洪水铺天盖地席卷而来的时候孟尝君不敢保证自己就一定能漂在水面而不是遭受灭顶之灾。

 

孟尝君听完苏代的“鬼故事”打消了去咸阳见秦昭王的念头,不过孟尝君和秦昭王之间的故事却并没有结束(点评:暂时放下,念头未绝)。

 

(扶栏客原创好文章,转发微信朋友圈分享吧!)

更多扶栏客原创好文,请关注扶栏客微信公众号,长按下方二维码加关注。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大发红黑大战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seorare.com/history/1413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