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旅游

索契冬奥会&世界杯专栏|冬奥会和世界杯后 能留给索契一些什么?

互联网+体育原创文章,如需转载请留言
作者 | 立言
俄罗斯队终究没能再进一步!在俄罗斯最著名的旅游城市索契,俄罗斯队和费什特体育场一起迎来了俄罗斯世界杯的谢幕。
黑海畔的明珠
索契是俄罗斯世界杯11个比赛城市中最南端的一座城市,位

原标题:世界杯专栏|冬奥会和世界杯后 能留给索契一些什么?

互联网+体育原创文章,如需转载请留言

作者 | 立言

俄罗斯队终究没能再进一步!在俄罗斯最著名的旅游城市索契,俄罗斯队和费什特体育场一起迎来了俄罗斯世界杯的谢幕。

黑海畔的明珠

索契是俄罗斯世界杯11个比赛城市中最南端的一座城市,位于俄罗斯联邦克拉斯诺达尔边疆区与格鲁吉亚接界处、黑海沿岸。在40万年前就有居民在此居住,该地的Akhstyrskaya Cave是最靠北的地方,位于欧洲东南部,欧洲人的最早祖先克罗马努人生活于此。亚洲游牧民族匈奴人、鲜卑人、丁零人、铁勒人、柔然人(阿瓦尔人)、突厥人、契丹人、蒙古人等都先后造访过索契。拜占庭帝国的普罗科匹厄斯在笔记里用拉丁文写道:帝国黑海海岸的本族人为索契。

19世纪初,索契就有了定居点。为抵御奥斯曼帝国的扩张,俄罗斯人在索契河边建立了第一个定居点——亚力山大城堡要塞。19世纪50年代,索契城建立。1866年,沙皇俄国彻底征服了高加索山民后,亚历山大二世下令索契由俄罗斯人和乌克兰人“居住”,索契开始成为俄罗斯的一部分。

1898年,索契被设为旅游地。整个地区发现疗氧氢泉后,城市命运由此改变。从那时起它就发展为一个疗养胜地,也是俄罗斯目前最好的疗养胜地。20世纪20-30年代,以斯大林为首的苏联高层领导经常来索契休养,索契制定并实施了代表当时最高水平的第一个城市发展计划。在很短时间内,沼泽地里的水被排干,街道铺上了沥青,建成了供水和供电系统,一批规模较大的疗养设施相继落成。正是在这个时期,苏联伟大作家奥斯特洛夫斯基在索契写出了世界名著《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影响了几代人。

20世纪40-50年代,索契涌现出了数百个疗养场所和温泉所,大部分用来治疗支气管、肺和神经紊乱。60年代末和70年代初,索契制定并实施了新发展纲要,旅游和疗养业迎来了发展高潮并且为索契创造了80%的财政收入,年接待人数达到500万人。

1961年起,索契海滨区范围进一步扩大,知名度也越来越高。当时苏联许多工会组织在这里都有免费疗养院,工会会员可以和家人一起在这里休假疗养。 这个时期也是索契最辉煌的时期。1991年苏联解体后,由于休假制度的变革,加上俄罗斯人逐渐倾向于前往国外度假,索契旅游业受到影响,城市经济总量下降了10%,年接待人数仅为400万人。同时,城市基础设施也因年久失修,损坏较为严重,直到2007年也没能达到20世纪80年代的水平。

2007年是索契发展的转折点,这一年,索契拿到了2014年冬奥会举办权。

2013年建成的费什特体育场,坐落在索契市南侧30公里的阿德勒尔市的奥林匹克公园核心区域,这里也是2014年索契冬奥会主体育场,举办了冬奥会和冬残奥会的开闭幕式。这座纯白色的体育场犹如扬起的风帆,矗立在黑海之滨。当时全世界的目光都聚焦在这座黑海畔的度假城市,而俄罗斯也期望能借冬奥会之机,树立良好的国际形象,展现友好的营商环境。为此,俄罗斯花费了510亿美元,索契冬奥会是历史上花钱最多的一届冬奥会。不过,让俄罗斯人郁闷的是,当时的媒体似乎对俄罗斯的高额花销更感兴趣,而这座美丽的体育场却并没有给人留下太多印象。俄罗斯世界杯,总算给了费什特体育场充分展示自己的机会。

费什特体育场承办了本届世界杯的6场比赛,包括4场小组赛、一场1/8决赛和一场1/4决赛。这里上演了葡萄牙与西班牙的伊比利亚德比,也见证了C罗用帽子戏法一战封神,带领球队逼平强大的西班牙;这里还见证了德国绝杀瑞典的续命之战;当然,葡萄牙止步16强,俄罗斯点球大战惜败克罗地亚也都发生在这里。

体育,城市的经济引擎

走出阿德勒尔机场,温暖的感觉迎面而来。相比莫斯科的凉爽和圣彼得堡的阴冷,索契更加潮湿炎热,完全符合它南方海滨城市的定位,尽管它的纬度与吉林相似。

机场外,最引人注目的并非世界杯的内容,而是耸立的巨大的奥运五环标志,它时刻提醒着来到索契的人们,这座城市曾经吸引了全世界的目光。

从机场前往索契市区的高速公路上,笔者感觉这个双向六车道的公路相比莫斯科的一些快速路要平整很多,中间有大约10余公里是沿海公路,看着车外平静蔚蓝的黑海,心情也跟着舒爽起来。

在出租车上,笔者用翻译软件与司机卡廖耶夫聊起了冬奥会后的索契。卡廖耶夫表示,相比世界杯,他更喜欢冬奥会。

他说:“冬奥会时,来索契的人特别多,而世界杯索契只有几场比赛,所以跟2014年相比,这段时间来索契的人没有那么多了,而且冬奥会前,政府对基础设施进行了较大升级改造。”卡廖耶夫告诉笔者,现在走的这条高速公路就是为奥林匹克公园而修建的。他认为冬奥会让索契变得更加漂亮。

与卡廖耶夫的观点相同的还有笔者在索契入住的罗萨﹒贝特洛夫酒店的服务员伊莲娜。当笔者问她更喜欢冬奥会还是世界杯时,伊莲娜毫不犹豫地说更喜欢冬奥会。

尽管索契地处黑海之滨,但背靠高加索山脉的这座城市更应该被看作是一个山城。市内的建筑和公路大多依山而建,最宽的道路也不过是双向四车道。独特的地理位置让索契成为世界上最狭长的城市之一。

笔者入住的罗萨﹒贝特洛夫酒店位于索契市内比较高的地段的一家三星级酒店。世界杯期间,这里的房价大约在400元人民币左右。据笔者观察,选择在这里入住的外国球迷和旅行者并不多,或许是因为所处位置欠佳,或许因为球迷流动性较大,这里的生意并不算太好。一些靠海的酒店,在基本同等硬件水平的情况下,一晚900元人民币左右的房价仍然受到来访球迷的青睐。这也许就是伊莲娜更喜欢冬奥会的原因。

索契球迷嘉年华设在紧邻游艇码头的市政厅广场。相比设置在麻雀山观景台和莫斯科大学之间能容纳两万余人的莫斯科球迷嘉年华,索契球迷嘉年华可谓是袖珍版。不过周边商铺餐馆林立,游船码头也非常方便出海看海豚,餐饮和娱乐项目更加丰富,吸引了不少外国球迷尤其是南美地区球迷的青睐。

同样的情景也出现在费什特球场周边。与球场仅相隔一条公路的就是黑海海滨,尽管是鹅卵石海滩,但仍然吸引了不少球迷、游客在此游泳、嬉戏、晒太阳,悠闲地享受闲暇时光。海滩周围有不少大排档,坐在那里喝酒吃饭看球非常舒服。在奥林匹克公园内还有一座大型游乐场,让来到这里的人们有了更多选择。阳光、海滩、足球还有多种娱乐活动,正是旅游城市索契最大的特色。

笔者在这里跟来自比利时、瑞典、德国、巴拿马、巴西还有秘鲁的球迷交流,他们都表示在去过的几个城市里,索契是他们最喜欢的城市。当笔者问他们会不会特意再来这里旅游时,他们都给出了否定答案。

近些年来,索契一直希望能借助体育招揽来更多游客。除了冬奥会和世界杯之外,2014年时隔100年之后F1大奖赛重新回到俄罗斯,落户索契,其赛道就是奥林匹克公园内的道路改造而来。然而据了解,冬奥会之后,能够容纳45000余人的费什特体育场却没有举办过一场上座率超过一万人的活动,尽管这个城市有35万常住人口。索契也面临着场馆再利用的难题。

在2014-15赛季,索契曾经有过一支第三级别联赛的职业足球队--FC索契,不过球队未能获得升级的机会。2017年,球队宣布暂停参加职业足球联赛一年,原因是调整俱乐部发展策略以及球场改造。据了解,FC索契将极有可能在明年升上俄罗斯足球超级联赛,索契市长已经决定在世界杯之后将费什特体育场的使用权交给FC索契,条件是费什特体育场将大幅削减座椅数量。

俄罗斯止步8强,“战斗民族”的球迷们默默离开了费什特球场,他们不会高兴但也不会难过,毕竟这支他们在赛前并不看好的球队却取得了最好的成绩,而且他们还淘汰了西班牙。球场外趴活的出租车司机们在抓紧最后的时间去赚取溢价4到5倍的车费。夜幕下一切都是安静的,安静到似乎并没有人意识到这也是费什特体育场的绝唱。

体育,让索契这座城市两次站上世界的舞台,让这座城市成为夏日有海滨,冬天能滑雪的复合型旅游城市。但就如同俄罗斯球迷清楚地知道自己国家的球队上限在哪里一样,索契也同样知道,就如同苏联时期的疗养之都一样,他们的目标人群依然还是1亿3000万俄罗斯人。

(笔者注:本文部分内容参考百度百科)

— END —

责任编辑: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大发红黑大战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seorare.com/travel/41056.html